三年疫情

Table of Contents

如果有一件事,它违背科学,没有可持续性,并且没有实际意义,极度影响生活和工作,耗费城市和国家大量的财力物力人力,甚至到了严重影响经济的情况。 你被要求,不得不去做这件事,但是你不想做。可周围的人都一致认为:这难道不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吗?

对,说的就是核酸检测!

为什么在如此严密的防控措施下,好像看不到有人提出点质疑,在我看来,大致可分为三种人:

催眠的人

第一部分人中 有的人发了大财,如搞团购的团长们,生产医疗物资的厂商们,生产疫苗核酸检测试剂的等等,商人赚了钱事业蒸蒸日上那自然不分好坏希望疫情永远不要停,还有的人,通过疫情加官晋爵或提升了自己的威严,最常见于地方小官,各地奇葩防疫新闻让人不禁仄舌。这部分既得利益者,不论清醒与否,都是不希望结束的。

装睡的人

第二部分人,随着社会舆论正在越来越多,多少有一些不满也多少能看见一些弊端,例如作为学生,学校规定不配合七天五检班主任辅导员找上门来,再不配合记大过处分,便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排半个小时便半小时罢了,何不是社会上的缩影?

“我也不想做,可是想想十几分钟也不亏,不做的成本远高于做,那为何不去呢?”

越来越多的城市,对一定时间内不做核酸的强制赋码,百姓的自由似乎被鼠标的一个点击就轻松拿捏住了,想起大少国民存于河南地方银行的钱取不出来前往河南被赋红码强制隔离官商勾结还没有说法,在外网被人取笑,实在贻笑大方了。

睡着的人

最后一部人,可以说是最多的一部分人,是大连那个骂只带了普通口罩没有带n95的市民缺德的人,是那些骂张文宏公知卖国贼的无脑网友,是河北那个要“诛”人三族的无良官员,也是许多淳朴善良的老百姓…..“

“我怕一弄,孩子们在学校被另眼相看”

“完全不接受”

“开会都给我拍到最后,我心里好难受”

“其实小区里的人对我们伤害挺厉害的”

“我工作丢了你负责吗”

“你不怕我吗”

“我觉得这种事情知道的越少越好”

这是新冠康复的人的真实语录,许多上海人因为得过新冠,个人信息被打上了得过新冠的烙印,仿佛罪行一般被人敬而远之失去工作。

从个人心理上讲,这些人得过新冠觉得会传染别人会有自责情绪,从个人生活上讲,找不到工作失去工作,被邻居老师唾弃,从社会层面上讲,潜意识会远离得过病的人,偏见在人心中盘根错节,成见就是一座大山任你怎样不动分毫。种种原因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得过新冠是一件绝对的、羞于提起的事,何来发声之说?在众多学者都说没有特效药的前提下,十几万关入方舱的患者们如何康复 没有人好奇过关心过,只关心他们出来以后去哪了会不会影响到自己。

最后,国内大媒体的夸大宣传 无良小媒体的虚假宣传,“严重后遗症”“美国死了一百万”而绝大多数百姓获取信息的唯一来源,便是这些大小媒体,零成本的造谣却可以获取大量的流量,让人唏嘘。

认清现实,实事求是

资源

Date: 2022-09-05 Mon 11:03

Author: yangk

Created: 2023-01-04 Wed 11:25

hello-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