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合之众

Table of Contents

导读:

作者勒庞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蔑视群体的人,同时也是最了解群体的人,他在1895年完成了本书《乌合之众》,以惊人的洞察力,几乎成功描述了此后一百多年间所有动荡世界的大事件,包括两次世界大战和民主革命和群众运动,堪称预言家!

有人指责勒庞关于群体与领先的理论曾被希特勒、墨索尼里等独裁者政权利用。但戴高乐、丘吉尔、罗斯福也从中悟道了不少道理,时至今日,任何人和任何团体,处于任何目的希望了解群体心理和行为模式,本书仍然是不二之选!

勒庞认为,在群体中,个人的人性就会被湮灭,独立的思考能力也会丧失,群体的精神取代了个体的精神,在作者眼里,群体精神是低劣的,群体的智商是短缺的,群体的反应是非理性的,用我们中国人的一个成语“乌合之众”正好完美诠释。他首次阐述了社会心理学中的一些重要问题。研究了群体特征和种族歧视之间的不同之处。指出了群众运动的性质,分析了领袖与群众、民主和独裁的关系。

懂得群体心理学,就像拥有一道强光,照亮了许多历史现象与经济现象!

目录

第一章:群体的概念:思想情感的集合体

第二章:群体的首要特征:个性的消失

第三章:群体的感情:冲动又保守,轻信又极端

第四章:群体的道德:从不缺乏崇高榜样

第五章:群体能够接受的观念:越简单越根深蒂固

第六章:群体没有理性

第七章:群体的想象力: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第八章:群体信仰的形式:崇拜和服从

第九章:影响群体意见和信念的因素

第十章:影响群体意见与信念的直接因素

第十一章:什么样的人可以充当群体领袖

第十二章:断言、重复和传染,领袖动员群众的三大手段

第十三章:名望对群体的影响力

第十四章:群体意见和信念的变化范围

第十五章:群体的分类与特点

第十六章:勒庞研究的几种典型特殊群体

第十七章:最后的小结

第一章:群体的概念:思想情感的集合体

作者书中的群体,跟通常情况下在机场,地铁和餐馆里面聚集的人群是不一样的,而是指在特定条件下,聚集成群,感情和思想都全部在同一个方向,形成了一种集体心理的个人的集合体。

组成群体的人可以出现在不同地点,比如国家大事的影响下,大量孤立的个人也会获得同一个心理群体特征。影响群体心理的因素有很多,比如种族、构成方式、组织程度等,他们都有非常明显的心理特征,本书只关注那些完全已经组织化的群体。

第二章:群体的首要特征:个性的消失

组织化的群体的首要特征是个性的消失,已经感情和思想的统一,无论群体成员什么职业、背景、性格和智力水平,一旦变为群体的一员,个人的才智将削弱,个性将消失,异质化被同质化所吞没,无意识的品质占据上风。

群体中的个人变得不再是自己,他变成了一个不再有独立意志的玩偶,群体会让一个有教养的人变成野蛮人,变得残暴而狂热。

第三章:群体的情感:冲动又保守,轻信又极端

群体的冲动、易变和急躁

群体的行为变得和原始人类似,行为不受大脑控制,而是受脊椎神经控制。“孤立的个人具有主宰自己的反应行为的能力,群体则缺乏这样的能力。群体中的个人极易受到刺激因素影响,转眼间就可以从血腥”,他们是冲动而多变的。

群体的易受暗示和轻信

群体通常总是处于一种期待注意的状态中,很容易受人暗示,并在暗示影响下做出行动。无论这种行动是自我牺牲还是破坏环境。而且这种易受暗示性还有很强的传染性。很容易因为一个扭曲的想象很快被所有人接受,同时在暗示的渲染下,群体很容易出现集体幻觉。

除了神话之外,历史没有多少保存其他记忆的能力,在中国受到崇拜的是佛祖,这与印度人崇拜的佛祖并没有什么区别。

群体情绪的简单与极端

群体表现出来的情绪无论好坏,都是非常简单且夸张的。通过暗示和传染,会变得异常的狂暴,并迅速传播。这种狂暴又因为责任感的消失而强化,他们因为可能意识到肯定不会受惩罚,以及因为人多势众而产生一时的力量感。同时会使群体表现出一些孤立的个人不可能有的情绪和行为。在群体中间,傻瓜、低能儿和心怀嫉妒的人,摆脱了自己卑微无能的情绪,会感觉到一种残忍、短暂但有强大的力量。群体很容易做出最恶劣的极端行为。

同时群体也会表现出英雄主义、献身精神和最高尚的美德。

群体的偏执、专横和保守

在简单而又极端的情绪驱动下,群体异常的偏执,对提供给他们的各种意见,想法或者信念或者全盘接受,或者全盘否定。同时,由于意识到自己的短暂强大,群体又给自己的偏执赋予了专横的性质,使一起切都不容置疑。

群体对强权俯首帖耳,但很少对仁慈之心所动。他们喜欢英雄,永远像个凯撒。他们被权力深深吸引,但权威又震慑着他们,让他心存敬畏。

如果强权时断时续,而群体又总是被极端情绪左右,它便会表现出反复无常,时而无法无天,时而卑躬屈膝。

同时,看起来不可思议的是,群体还具有跟保守的特质。群体虽有明显的暴力倾向,但是其是短暂的,他们对一切有可能改变自身生活状态的新事物有着深深的恐惧,群体具有深刻的保守本能。

第四章:群体的道德:从不缺乏崇高榜样

群体的道德具有两面性,如果说“道德”是指持久地尊重一定的社会习俗,不断压抑私心的冲动的话,群体不可能是道德的;相反,如果看某时候表现出舍己为人、自我牺牲、不计名利的品质的话,群体也算拥有很高的道德品质。

群体对个人有强烈的道德净化作用。群体虽然市场具有原始的野蛮和破坏的本能,但同时,他们也不时树立崇高的道德典范,做出孤立个人不可能表现出的道德境界。

第五章:群体能够接受的观念:越简单越根深蒂固

观念分为两种,一种是人类文明都根深蒂固具有的基本观念,宗教、民主都是属于这类观念,我们称之为长久的,经得起时间考验的观念。另外一种是每天都在大量形成的,跟随环境影响来去匆匆的,很少具有生命力,也不具有持久性。

不论什么观念,想要为群体所接受,必须是绝对的、毫无妥协的和简单明了的形式。并披上形象化的外衣。当一种观念经过彻底的改造,是群体接受并成为一种情感时,才能产生影响,这需要一些时间的发酵。

但是,当一种观念深入到群体头脑中后,想要与之对抗都是徒劳的。比如法国大革命时期产生的那些哲学观念,花了近一个世纪才深入人心,可一旦它根深蒂固后,便不可抗拒。

第六章:群体没有理性

群体就像个睡眠中的人,没有理性,只有低劣的推理能力,他们所谓的“推理“也只是把彼此不同、只是表面上相似的事物关联在一起,并立即将之普遍化,进而得出一个泛化的结论。

懂得如何操控群体的人,会根据群体这种简单的推理方法予以量身定制。

群体没有推理能力,因此它无法表现出任何批判精神,也就是说,它不能辨别真伪或者对事物形成正确的判断。群体所接受的判断,仅仅是强加给它的判断,并没有经过任何推理。

第七章:群体的想象力: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缺乏推理和思考的群体,不认为世上还有做不到的事情。其形象化的想象力变得强大而且活跃,并且非常敏感。

因为只有形象能吸引或者吓住群体,成为他们的行动动机。历史上所有重大事件,佛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兴起。宗教改革,法国大革命和社会主义的崛起。都是因为对群体想象力产生强烈影响所造成的直接或者间接的后果。

掌控了群体想象力,也就掌控和统治了他们。

第八章:群体信仰的形式:崇拜和服从

群体具有将所有暗示立即转化成行动的特性、他们喜怒无常,对意见要么全盘接受或者拒绝,对群体的信念有着盲目的服从、残忍的偏执以及忘情的狂热。这些都是宗教情感固有的特点,可以说,他们的一切信念都具有宗教形式。

群众需要一个上帝,一切政治、神学或者社会信条,想要在群众中扎根,都需要采用类似宗教形式,让他们表现出偏执的崇拜。

群众只有在崇拜和服从中,才能找到幸福和快乐,并为之赴汤蹈火。任何历史事件的发生,只有在群众的灵魂想让它发生时,它才能发生。

第九章:影响群体意见和信念的因素

分为两类:间接的和直接的。回望历史,所有重大事件,都是这两类因素相继发生的结果。

间接因素是指能够使群体接受某种信念并排斥其他信念的因素,也一种准备性因素。

直接因素是使观念采取一定的形式并使它能够产生一定结果的因素。比如一次骚乱的爆发、一个罢工的决定,都归因于这种因素。

决定群体意见与信念的间接因素有种族、传统、时间、各种社会制度和教育等,他们是群体一切信念和意见的基础。

种族:是最重要的因素,一个种族的信仰、制度和艺术与其种族的特点有关。不同种族会表现出不同的信仰和行为。

传统:它代表着过去的观念、欲望、情感。它们是种族精神的综合反映,支配着人们的行动。脱离了传统。种族的文明和气质都是不可能存在的。群体是保守的,往往会抱死传统观念不放,极其顽固地反对变革传统的观念。

时间:对于社会问题来说,时间是唯一真正的创造者,也是唯一的毁灭者。群体的意见和信仰形成需要漫长的时间,一些观念未能持续,往往是因为时机未到。正是时间的帮助下,事物从无序走向有序。

政治:制度是观念、感情和习俗的产物。而观念、情感和习俗并不随着制度一并改变。一种政治制度形成需要上百年的时间,改变它也是如此。制度本身没有好坏,只有合适与否。决定着民族的命运的是它们的性格,而非制度。

因此不要在制度中去寻找影响群体性格的手段,制度与一个民族的伟大并不相关。

教育:教育有益于专业技能的发展和传承,但不会让人变得道德,也不会让人感到幸福。它既不能改变人的本能,也不能改变人的天性。

第十章:影响群体意见与信念的直接因素

1:形象、词语和套话

上面讲到群体很容易受到形象所动,词语和套话是激活形象的有效方法。经过艺术化修饰之后,他们能让群体心中掀起可怕的风暴,当然他们也能平息风暴。

幻觉:自人类文明出现一来,群体便一直处于幻觉的影响下。没有它们,人类不可能走出野蛮状态,也使人类创造出灿烂的文明。

相对于真理,幻觉更适合于群体,因为科学不会撒谎,不敢做出过于慷慨的承诺,但是幻觉可以。群众从来就没有渴求过真理,但他们必须拥有幻想。

经验:经验几乎是唯一能够让真理存在于群众心中的有效手段。并且只有不断重复才能一直生效。一种广泛的经验即便仅仅想成功地动摇群体的思想,也需要一代代的反复出现。

理性:理性对群体几乎没有影响,即便是有也是消极的。一切文明的主要动力并不是理性,而是幻想引起的激情,激励着人类走上文明之路。

第十一章:什么样的人可以充当群众领先

群体有崇拜和服从的特性,一切群体都有着服从头领的本能。

头领,通常是就有某种“特质“的人。可能是最迷醉于那种适合于群体的强烈信念的人,也可能是以权谋私,巧言令色的无耻之徒。前者有可能是处于近乎疯癫或者半疯癫边缘的人,强烈的信仰使他们积极说服力。后者因无力换气民众的狂热信仰而只能是短暂的领袖。

只有那些自身亦想入非非的领袖才能激发群众的信仰并将他们组织起来。这些领袖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是那些一身蛮勇,但只一时拥有坚强意志的人,敢于带来群众冒死犯难,一夜成英雄,这类领袖往往不能持久。

另外一类是具有并保持着强烈意志力的人,他们具有极其罕见和强大的品质,足以征服一切,世界是属于他们的。

第十二章:断言、重复和传染,领袖动员群众的三大手段

当领袖打算用观念和信念影响群体头脑时,他们必须动用一些手段,即断言法、重复法、传染法。

做出简洁有力的断言,不理睬任何推理和证据,这也是群体不具有理性的特质。这是让某种观念进入群体头脑最可靠的方法之一。

然后不断重复,在群众大脑中生根发芽,根深蒂固下来。如果一个断言得到了有效的重复,就会成为所有的流行意见,强大的传染过程就此启动。

各种观念,情感和信念在群众中都具有像病毒一样的传染性,使之成为普遍意见。

第十三章:名望对群体的影响力

一旦一种观念,信仰得到普及,就会具有一种神奇的、难以抗拒的力量。这就形成了名望。

名望包括先天的和个人的名望。先天的来自于称号、财富和名誉,带有个人色彩。另外还有一种名望是长期积累,重复的结果。巴台农神庙看起来不过是一堆非常没有意思的破败废墟,但是它的名望使他与所有历史记忆联系在一起。

名望阻止我们看清真相,让我们彻底失去判断力。

但个人名望与群体领袖的名望不同,个人名望具有一种个人品质或者精神面貌所生成的吸引力,与一切头衔和权力无关。他们与其他人有着一样的平等的社会地位,佛祖、耶稣、圣女贞德和拿破仑等都享有极高的名望,他们所取得的地位也是同种名望有关。

名望也可以来源于文明中各种不同的因素、比如科学、艺术、文学等。功成名就很容易说服群体,受人爱戴的英雄一旦失败,就会受到强烈的侮辱。群众往往把末路的英雄视为自己的同类,为自己曾向一个不复存在的权威低头而进行报复。

第十四章:群体意见和信念的变化范围

群体的意见和信念,可分为两类。

一类是:能够保持数百年不变,持久的信念。例如封建主义、基督教和新教。它们形成不易,当然不易被打破。

另一类:是一些短暂易变的意见,例如浪漫主义、自然主义和神秘主义。

伟大和普遍的信仰十分有限,它们构成了文明的真正基石,决定着各种思想倾向。只有它们能激发信仰并形成责任意识。各名族都捍卫自己的信仰,总是表现出不宽容且坚定的态度。

要形成一种普遍信念是非常困难的。在普遍信仰面前,理智者有着令人汗颜的局限性。普遍的信念从哲学上讲往往是十分荒谬的,但这丝毫不会阻止他们获胜。

第二类,在牢固的信念的表面,往往还会生长出一些短暂而易变的观念、意见和思想。其中主要有几个原因。

1:普遍信仰的衰落,为偶然意见提供了机会。

2:不受制衡的群众势力的不断增长,使极其多变的群体观念得以更多呈现。

3:有完全对立的意见不断冲击群众,让意见产生的暗示作用相互抵消,导致意见无法普及。

于是,政治越来越倾向于被群众的意见所绑架。教皇,国王和皇帝也都同意接受采访,仿佛他们的意愿在某个问题上交个了群众审批。

普遍信仰的毁灭和舆论导向的削弱,会使群众的一切秩序都存有极端分歧的信念,

群众对于一切不明确触及自己直接利益的事情,会越来越不关心。

第十五章:群体的分类与特点

群体可分为不同的两类:异质性群体和同质性群体。

异质性群体可分为:无名称的群体,比如街头群体;有名称的群体,比如陪审团,会议等。

同质性群体分为:派别,如政治派别,宗教派别等;身份团体,如军人,劳工等;阶级,如中产阶级,农民阶级等。

异质性群体,种族的气质具有决定性力量,它限制着群体的性格的变化。出来种族的因素外,相较于有名的群体,无名群体往往缺乏责任感,这使他们的行为有着很大的不同。

第十六章:勒庞研究的几种典型特殊群体

1:被称为犯罪群体的群体

群体通常处于一种纯粹自动的无意识状态。其犯罪行为往往是无意识的,和老虎吃掉人的行为一样。群体犯罪的动机往往具有一种强烈的暗示,参与犯罪的个人往往事后坚信他们行为是履行责任,这与平常的个人犯罪不同。

2:刑事案件的陪审团

勒庞无法对所有类型的陪审团进行一一研究。他对法国刑事法庭的陪审团进行了评价,因为他们为有名称的异质性群体提供了有一个很好的例子。

他们极易表现出易受暗示性和缺乏推理能力的特点,并主要手无意识情绪支配。

3:选民群体

选民群体是一个典型的异质性群体,他们同样缺乏推理能力,没有批判精神、轻信、易怒并且头脑简单。

4:会议

代表着现代文明的会议制度,是一群人要比一小撮人更可能做出明智而独立的决定这种观念的体现。虽然这种观念从心理学上讲是错误的。

会议也具有群体的特性,总是根据适用于一切情况的最简单的抽象的原则和普遍规律来解决最复杂的社会问题。因此,会议更严重地代表着各种极端意见。

第十七章:最后的小结

最后,勒庞以群体为基点,对人类文明进化过程中的几个共同阶段,做了简单的小结。

在文明诞生之初,因为移民、入侵和占领等原因一群来源不同的人,聚集在一起。这些混乱的人群有着十分突出的群体特性。没有什么东西将他们联系在一起,他们是乌合之众。

后来,不同的小群体开始融化成为整体,形成种族,有了共同的情感和特性,种族在遗传的作用下,逐步摆脱了野蛮的状态。

经过长期的努力,不断重复的斗争以及无数次的反复之后。一个种族中的人会在感情上和思想上完全形成统一的思想,成为一个民族。

种族会在其缓慢进化过程中,形成一个种族的禀性。在这个阶段,一种包含着各种制度、信念和艺术的文明便诞生了。

一个文明在达到一定的强盛和复杂程度之后,作为种族支柱的理想就会衰弱,在它的激励下宗教、政治和社会结构开始发生动摇。种族集体意识会被自我个人意识和取代,同时伴随着性格的弱化和行动能力的减少。他们有成为了独立的个人,回到了自己的原始状态–一群乌合之众。

随着古老理想的丧失,这个种族的才会也完全消失了,久远的历史赋予了它的文明外表或许仍然华丽,其实它已经成了一座岌岌可危的大厦,风暴一来,它便立即倾覆。

在追求理想的过程中,从野蛮的状态发展到文明状态。然后,这个理想失去优点时,便走向衰落和死亡,这就是名族的生命循环过程。

Date: 2022-05-10 Tue 12:30

Author: yangk

Created: 2023-01-03 Tue 12:43

hello-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