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杨振宁认为有造物主的存在

Table of Contents

造物主

杨振宁老先生有段非常著名的对话,他说:如果你所谓的上帝是一个人形状的,那我想没有;
如果问有没有一个造物者,那我想是有的,
因为整个世界的结构不是偶然的……
这些不偶然、力量这么大、影响这么大的东西,是哪来的,
你可以随便取一个名字,假如这里面没有一个人的形象,那我想大家都会接受……
假如一定要加一个人的形象,这是你的自由,但这个是没有根据的……

他的话其实很好理解,说造物主三个字,有些宗教导向了,其实换成中国人熟悉的概念,可以谓之道,也即真理、客观规律。也正如杨老所说的,它叫什么名字并不重要,但实际上人人心中都有这样一个概念,即一切不是偶然的,是有规律的、有规则的、有因果关系的。为了方便起见,以下通称为规律。

虚拟世界

杨振宁是一位理论物理学家,而理论物理学家是最有可能怀疑这个世界的本质其实是有人创造出来的一个虚拟世界。

为什么呢?

我们先假设一下,这个世界真的是个“黑客帝国”式的虚拟世界,那么我们怎么发现这个真相呢?

从哲学角度来讲,只要世界虚拟的足够真实,我们是不可能发现这一点的,我们无法区分“真正的客观”和“完美满足意识主观观察的虚拟客观”之间有任何的区别。

那么,我们这个世界足够真实吗?

电磁理论,波粒二象性,因果律

在物理学发展到量子阶段以前,我们认为是足够真实的,一切我们发现的科学规律都是既普适又自洽,而且经过思考以后会发现也非常符合直觉和逻辑。包括经典力学,热力学,电磁理论 等等,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的问题,学起来也很容易。

可是,自从物理学发展到量子阶段后,各种反直觉的实验现象就开始出现了。

首先是光的波粒二象性,一个物体,既是波又是粒子,而且到底是波还是粒子居然取决于你怎样观测。这已经很反常识了,幸好科学不屈从于直觉,科学家们想不明白就不想了,姑且认为猫就是可以又死又活吧。

然后半透镜实验(延迟选择实验)就更离谱了,科学家摆弄来摆弄去,就是发现现实世界不遵守因果律。为什么会这样不符合逻辑?没有任何人知道。幸好科学不屈从于逻辑,实验结果如此就如此吧,科学家们只相信事实。

接着又是光子的全同性问题,两个光子,或者很多基本粒子,居然是不能编号区分的,它们可以任意混淆,而且一旦产生混淆,用来区分它们的现象也就随之消失了。这又是违背直觉和逻辑的现象,我们从出生就知道两件东西长的再怎样相似,也是可以彼此区分的,为什么粒子就不可以?物理学家也不知道,只能认同事实。

再接着是更加诡异的粒子的自旋现象,粒子的自旋就像是一种奇怪的秉性,你测量一次,它就有可能变化一次,明明刚用磁场区分出来一致方向自旋的粒子,再次区分,它们依然还是一半向上一半向下,这符合常识吗?当然不,而物理学家们只好用一句自旋现象没有经典对应来一语带过。

然后还有量子纠缠问题,超越光速的超距作用,仿佛空间是不真实存在的,为什么会这样?物理学家还是不知道,哪怕他们可以用公式描述,甚至可以用这个规律来进行保密通讯,但是没有人能给出一个符合直觉和逻辑的简洁解答。

当然,你可以说物理学有了很多解释,什么哥本哈根理论,多世界理论,可是没有一个听起来感觉是能令人信服的,世界在不断分裂成平行世界?时光会回溯?全世界就一个电子?你还不如让我去多看几本科幻。

现代的物理学家们只能承认,量子现象是无法用直觉来理解的,无论你能如何了解这些规律,但是从内心里,你并不是真正能明白了然为什么会这样。甚至很多研究了一辈子量子物理的大神们,这样的疑问也同样盘旋在他们的心里。

这像不像一个不够完美的世界?科学家们会不会在内心中生出一丝疑惑来:这些现象太类似一个人为创造出来的虚拟世界了。

对啊,虚拟世界里物质就可以同时是波函数也可以是确定的值,比如一个随机函数,没有运行的时候就是一个随机范围,运行后(观测)就是一个确定的值。网络游戏里这个现象太普遍了,一张地图上如果有50%的概率刷出怪来,但是没有玩家进入地图前,刷怪程序并不执行,那么如果没有玩家去看,请问地图上有怪吗?

可能有,也可能没有,各50%的概率,处于一种叠加态吧。

但是只要有玩家进入地图,这个叠加态迅速就坍缩了,得到了一个确定的结果。

粒子的全同性在真实世界很难理解对吧,在虚拟世界里多么好理解啊。游戏里面掉落的钱币,因为数量太多,为了方便携带,玩家拾取后就会落到一个背包格子里,这时候它和原来格子里面的钱币就不能区分了,因为这种大数量道具系统是不区分的,还有血瓶,材料等等。全世界就一个钱币?确实是,就一个钱币的代码,到处生成对象而已,同一个代码生成的无编号对象当然就是全同的嘛,你拿哪些全同量子的实验来试试,全部完美解释。

如果我们知道了粒子只是用函数模拟出来的,那么粒子的那些奇怪的内禀属性就不再神奇了。比如电子的自旋属性,要不是我们非要把电子想象成一个小球的话,哪里有什么东西在自旋,只不过是粒子函数在电磁场中的表现出的一些特性罢了,也不用思考为啥转两圈只能算一周,我们只用知道每次进入磁场,带电荷属性的粒子函数就要被执行一次输出,函数代码需要根据自身的所谓自旋值随机输出一个运动方向。所以每用磁场来触发粒子函数输出一次,总会有一半向上,一半向下。下次再触发还是调用同样的函数,依然是这个结果,不会受上次调用的影响,所以永远没有确定的输出值。

量子纠缠发生在真实世界很诡异是吧,虚拟世界里到处都是这种现象,两个同时产生的宝箱,要是他们里面的道具出自一个概率表有严格的相关性,那么你把其中一个搬到游戏中任何一个地方打开也能马上影响另一个的结果,因为影响它们秉性的不是距离而是看不见的内部代码。

还有那个违背因果律的延迟选择实验,现实世界里感觉匪夷所思是吧,我们看看虚拟世界里这种事件一般都是如何处理的。法师发出一个火球,击中目标的概率为50%,那么是飞行到接触目标之前计算结果比较好呢,还是先按概率计算出结果,再反过来根据计算出的结果(命中/不命中)绘制飞行动画比较好呢。显然后者更合理一些,那么这就给玩家造成了一个因果错觉,玩家觉得是火球发出后根据目标的躲避情况来决定是否命中,而系统里其实早有结果,给玩家看的只不过是之前结果的表现。玩家要是突然决定在火球的飞行路径上再加一个检测点,好嘛,这个动画就得瞬间重画,从检测点开始再回归计算,因果律看起来就不正常了是吧,其实码农们都懂。

所以说出生在现代的学生们学习量子物理其实并不难,因为他们都有丰富的虚拟世界的体验经验,要是再学会一些网络编程,那更是容易理解。这些事情对于现代的学生来说,简直就是虚拟世界网游的现实翻版嘛。

如果人类只有科学,本也不该怀疑这些现象,因为客观观察到的事实是怎样,就应该理所当然的承认嘛。不过,幸好人类不只有科学,人类还有数学和哲学,这些知识是高于科学的,从而让我们能以超越当前客观世界以外的思考视角来审视这个世界。而我们人类的很多直觉其实也是来自这些知识,这也令我们对我们所处的世界产生了怀疑,难道我们真是在一个他人创造出的虚拟世界里吗?

那,假设真的是有人创造出这个虚拟世界,为何又会在量子层面露出这么多破绽呢?都满足我们的直觉不好吗?


其实,这事问程序员们就知道了。
为什么不事先在地图上把怪刷好啊,非要有玩家进去再刷?
因为要节省资源……
为什么要制造一些不可区分的道具啊,不能所有道具都有唯一的ID吗?
因为要节省资源……
为什么粒子的自旋值每次都要复位啊,不能记录下来吗?
因为要节省资源啊……
为什么粒子非要等观测的时候才确定状态啊,不能事先就生成好吗?
还是因为要节省资源啊同学,这个宇宙场景很大的,我哪能做到把全宇宙里所有粒子在每一个普朗克时长的状态都计算出来啊,既浪费资源也没有必要,你要看哪个我就算哪个不就完了,只要你不认真琢磨,看起来和全算状态其实没啥区别。


是不是很符合一个程序员的想法?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物理学家们怀疑有人创造了这个虚拟世界是很有道理的?自然界的这些安排的确奇怪了,要是真的存在一个造物主的话,很多见鬼的现象就能解释了!

真的,只能这么解释。

原作者回答

首先我没有过度曲读杨振宁教授的原意,我也不认为他所指的造物主就是某种神灵,或者类似宗教信仰的东西,我个人也不支持所谓“科学的尽头是神学”之类的说法。我只是就物理现象谈个人理解,可以当作码农+游戏制作者,从自身职业角度出发对量子物理领域作了一些业余科幻式的解读,就算我怀疑存在世界是虚拟的可能,也不会因此而抛弃依靠证伪精神质疑一切的科学思维方式,我不会因为自己的脑洞,就会昏了头把想象当作了不需证伪的信仰,我是一位坚定的科学思维方式的信奉者。

所以这些内容,大家当科幻来理解就好,不能证伪的想象就让它留在想象的领域吧,而且确实科学也不关心这些内容。所以咱们聊咱们的脑洞,不碍着科学也不碍着神学,请大神们不要太较真。

不过既然是科幻,也不妨碍我们认真一点哈,鉴于大家对我们的世界存在虚拟的可能性的各种讨论,我的看法是,如果真的要追问,感觉虚拟的可能性其实是相当大的,理由如下:

1 最直接的理由自然是来自 费米悖论 ,我们这个星球的存在,包括人类的存在从任何逻辑角度来讲也太特殊了,而至今这个环境里空无他人的情况来看,同时对比宇宙历史和人类文明史之间的悬殊的时间关系,从逻辑上分析简直不可思议。按照宇宙学的最基本原理:“我们不特殊”来做出发点思考,随便做个数学模型推算一下,计算下一定范围内可能诞生文明的数量,在模拟下文明扩散的速度和宇宙年龄之间的关系,就知道人类现在这个奇怪的处境发生的概率能有多低,低到简直不可想象的程度;

2 我们所处的环境也太特殊了,为什么我们向宇宙的各个方向看去,星系的密度全部都是均匀一致的,完全看不出我们在宇宙的什么位置?你要说服我不要联想这外面是个系统生成的背景也很困难啊,宇宙唯一一个文明诞生在正好宇宙中间的位置?

3 现在对地球生命的各种演变历史也还存在大量未知和争议,进化论到现在也不能很完美的解释整个生物进化的路径,先不说整套地球的生物体系完全是在几千万年自然进化发展而来的证据说服力强不强,但我如果按我的职业角度,请上几位资深的游戏策划来阅读一下地球生物的分类学,他们倒是一定会有一些非常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在读一套非常有目的设计文案。整个地球生物的谱系其实充满了浓郁的策划设计味道,就像解读量子现象一样,有些地方甚至巧合到了难以置信的地步。当然这个脑洞开起来就更复杂了,有机会再开贴扯淡吧;

4 更重要的一点是,人类马上就会创造出属于我们的虚拟小世界了。按照现在人类计算技术的发展速度,用不了一百年,我们估计就可以做到完全的将意识数码化,从而完全的从技术角度理解意识的本质,并学会如何创造具有人工意识的智能AI。这应该比人类大规模定居火星要更早实现,而且伴随量子计算技术的发展,在虚拟环境里创造真正的元宇宙也指日可待。我不期待五百年内人类能到达比邻星,但是这之前实现出一个虚拟宇宙则大有可能,也许刚开始我们只能模拟星系级别大小的拟真环境,其他都得用贴图,但是几十个版本迭代下来,这个环境显然会越来越逼真,而且其中模拟的文明应该不会在意这个问题,因为他们看到的客观世界是怎样的他们都会全盘接受。

同样根据宇宙学原理,推己及人,如果人类文明建立才几千年就能向下创造虚拟世界,那么虚拟世界的嵌套速度将远胜过文明在物理层面传播的速度。从直觉上想象一下就能知道,人类文明所处在一个虚拟环境里的可能性真是超乎寻常的大,甚至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到底在第几层,这个神玩法一旦开始,恐怖叠上几千几万层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情。我相信,人类没有那么幸运,别说正好我们就是能接触真实物理世界的原始文明,就算运气好在头一两百层的机率可能都不是那么的大。

每个文明都在笼子里,每个文明又都在造新的笼子,层层叠叠也许才是我们这个宇宙的真相。不信,再等几百年看看人类能搞出什么东东来。话说一百多年前,有杂志邀请很多当时的学者一起畅想未来,预测未来人类会做出那些成就。有人预测,人类会造出几千层的摩天大楼,天空城市,无数的飞行汽车穿梭其中,人类还会定居在月球和火星,开采太空的能源和矿物。结果,一百年到了,人类并没有干这些事情,人类主要成就是造了互联网,并升级成了移动互联网,创造了Facebook,Twitter,Wechat,Youtube,Biliili,Zhihu,并乐在其中。

再等五百年,你们猜人类在干嘛?

修真四万年里面的回答

     李耀上前两步,在苦蝉大师对面盘腿坐下,看着七彩斑斓、深不可测的天空,沉吟道,“大师有没有想过,眼前一切,皆是虚幻,世界之外还有世界,宇宙之上还有宇宙的问题?倘若宇宙之上真的还有宇宙,我们的宇宙不过是更高宇宙的投影,甚至仅仅是一段虚无缥缈的游戏,那我们究竟怎么确定,自己是‘真实’还是‘虚幻’,我们所做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
        苦蝉大师微微一笑,道:“吃饭,睡觉。”
        李耀皱眉:“大师,我是真心实意向你求教,你不是拿这么古老的段子来敷衍我吧?”
        这“吃饭,睡觉”乃是一个小故事,说某个青年问禅师,何谓“烦恼”,禅师微微一笑道“吃饭,睡觉”,青年又问何谓“修行”,禅师还是微笑着说“吃饭,睡觉”,青年大惑不解,禅师却解释道,“所谓烦恼,乃是在该吃饭时睡觉,该睡觉时又想着吃饭;所谓修行,就是该吃饭时就专心致志地吃饭,该睡觉时就心无旁骛地睡觉,如此而已”。
        这是个相当古老的心灵小故事,在星耀联邦都臭了大街,以李耀的博闻强记,自然一清二楚。
        苦蝉大师却干咳一声,清了清喉咙道:“公案虽老,道理却是新的——何谓‘真实’,何谓‘虚幻’,这实在是天底下最辩说不清,又最没必要去分辨的事情。
        “在星耀联邦,甚至有‘缸中之脑’的故事流传——在修炼神通和虚拟法宝如此发达的今天,已经可以营造出栩栩如生,近乎100%拟真的太虚幻境,即便某人只剩下一个大脑,被置入一个充满了营养液的水缸当中,在大脑上接驳成千上万根晶线,都可以令他误以为自己正四肢俱全,生活在真实世界中。
        “那么,此人究竟该怎么分辨出,自己究竟是生活在真正的‘真实世界’中,还是一副‘缸中之脑’,生活在人为营造出来的幻境中?
        “而我们又该怎么分辨,所谓‘三千大千世界’就是最终的真实,在我们的世界之上,并没有一个更高层次的存在,创造并设计了一切,我们的整个世界,都是一副巨大的‘缸中之脑’呢?”
        李耀连连点头:“对,就是这个问题,该怎么分辨和证明呢?”
        “无法分辨,也没必要去证明。”
        苦蝉大师道,“你当然可以怀疑,我们所处的三千大千世界,无穷无尽的三维宇宙都是某个更高层次的存在,呃,比方说某种‘四维生命’在实验室里创造出来的一副‘缸中之脑’,只是四维世界的小小投影,是这个‘四维生命’的一道实验课题而已。
        “但是,即便这个四维生命真的存在,是传说中的神魔,难道‘它’所处的四维世界,就是所谓的‘真实’了吗?这个我们所无法理解的四维世界,会不会也是某个五维世界的投影,是五维世界里某个画家,兴之所至,挥毫泼墨,画出来的一副画呢?
        “而这个五维世界里的五维画家,就是最终的真实?会不会整个五维世界,归根结底,都是六维世界里某个失意诗人吟唱出来的一首长诗?而这个六维世界,又是七维世界某一片小小花瓣上一颗晶莹剔透的露珠?而七维世界又是八维世界里一种稀奇古怪的生物,在打盹时做的一场美梦?”
        李耀目瞪口呆:“这,这可能吗?”
        “如果你认为‘缸中之脑’是可能的,那么四维实验室、五维图画、六维诗歌、七维露珠和八维怪兽的美梦……那都是可能的。”
        苦蝉大师道,“即便他们的概率都微乎其微,但是在永恒的时间和空间,无穷无尽的维度之上,再微小的概率都注定会发生。
        “我们浮屠宗所说‘一沙一世界,一树一菩提’,便是这个道理,在超越时间、空间和维度的概念上,一颗尘埃和三千大千世界是一样的,谁也不比谁更‘真实’,谁也不比谁更‘虚幻’。
        “世界本无所谓真假,能分出真假的是你的心和你看待世界的眼光,倘若你抱着‘吃饭时吃饭,睡觉时睡觉’的心态,那么每一个世界都是真的;倘若你明明在吃饭,却想着睡觉,明明处在我们这个三维宇宙中,却心猿意马、五心不定,纠结于所谓的‘真相’,去琢磨四维世界的事情,那就算有一天被你达到了更高的境界,又如何?抵达四维世界之后,你会怀疑眼前一切是否五维世界的一副画卷;达到五维世界之后,你会担心六维诗人的存在……如此一层一层打破,永远没有满足的时候,哪里能找到最终的真实呢?”
        李耀愣了半天,摸着鼻子,苦笑道:“我小时候曾经对世界充满了困惑,脑子里有一万个问题,自以为只要拼命修炼,变成世界上最厉害的修真者,就可以找到答案。
        “谁知道,实力越来越强,境界越来越高,过去的一万个问题是找到了答案,但却冒出了十万个,一百万个新问题,反而越来越困惑了!”
        “这是自然,就像小小的气泡。”
        苦蝉大师摊开手掌,掌心冒出一个颤巍巍的闪光气泡,随着他的灵能注入,气泡越变越大,“李道友,你看,气泡越变越大,它内部充斥的‘答案’越来越多,但是它和外界接触的‘表面积’也越来越大,便感知到了更多的‘未知’和‘困惑’,气泡每大一分,刚刚揭开一个困惑,便又接触到了十个新的困惑,哪里能大到将整个星球,整个宇宙都吞噬进去呢?所以,这‘未知’、‘困惑’和‘烦恼’,便是永无止境啊!”
        苦蝉大师手掌轻轻一颤,气泡晃晃悠悠朝天空中飞去,在阳光的照耀下,绽放出了姹紫嫣红的璀璨光彩。
        和尚眯起眼睛,十分专注地看着,喃喃道:“虽然如此,虽然困惑是越修越多,永无止境,但还是该不断修行的,因为……你看,这气泡多美啊!”
        李耀和苦蝉大师一起,默默看着气泡越飞越高,逐渐要飞到五颜六色的云层当中去,很认真地想了半天,道:“大师,我觉得你说的好深刻,好玄妙,好有道理,但仔细一想,又觉得……你好像什么都没说的样子。”
        “废话。”
        苦蝉大师道,“你拿‘缸中之脑’这种没有答案的问题来消遣和尚,和尚没有破口大骂,将你一脚踢下星舰去,反而肯敷衍你两句,已经仁至义尽了,还待怎地!”
        李耀也不恼,又道:“那么大师,在你看来,那气泡越飞越高,究竟会飞到什么地方去呢?”
        “我怎么知道?”
        苦蝉大师看着已经融入云层,或许穿越云层,飞向无尽星空的气泡,脸上浮现出一层金色的光辉,淡淡道,“这个问题,就要问李道友你自己了,毕竟,我既不是佛,也不是菩萨,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秃头而已。”

外链

Date: 2022-05-10 Tue 12:14

Author: yangk

Created: 2023-01-28 Sat 10:46

hello-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