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书生涯遇到的那些人

Table of Contents

  又是一个不想上班的午后,不情愿的从午睡中醒来。一阵微风吹过,我好像在微风中闻到了儿时的栀子花香,淡淡的清冽味道,从鼻腔进入颅内然后炸开的感觉,就像中了一枪一样。我缓缓将呼吸调匀,耳边风还在吹,吹呀吹的,我又陷在回忆中了。

  很想写写我自己,写写留在我记忆中那些久久不曾见面,却依然不愿离去的人。我想他们终将有一天,能破开封印,冲出记忆来和我叙旧。或许就是今天!

  我上过两次幼儿园,小学换过三所学校,初中组了一个小团,顺便真正有了懵懂爱情的烦恼,高中时,我仿佛变了,变得很自大,放荡不羁,其实就是很装13,我一度觉得,我就是主角,能征服这片星辰大海,到最后,却差点没征服高考。到了大学,我才突然长大了,原来有很多事情是无能为力的。逃课是真的因为这堂课没意义,打游戏虽然没意义,但却是为数不多的让人热血的事情了,大家都很血气方刚,对异性充满了无限渴望,就像中了阴阳合欢散,还是烈性的那种,如果不打个炮就得死一样。

  后来……

小学

  幼儿园的张老师 自己办了一所幼儿园,好多好多年。

  徐梦甜 ,我的 童年热血 ,一路打怪升级上到大学,去到深圳,回到了属于她的赛道,依然熠熠发光。

  大小双 ,我第一次见到身边的双胞胎,二年级的时候,随着我的童年热血一起转到我就读的小学。大双很可爱,小双很活波,如果我有一对双胞胎妹妹就好了呀。

  冷琪 ,好高啊,好苗条啊,好喜欢笑啊,好好看啊,小学时,就出落得落落大方的美女胚子了,也不知道长大了,便宜哪个臭小子了。

  熊英 ,爱哭的小丸子,也慢慢长大,从学校到社会,从青涩到嫁人,从无话不谈到仅三天可见。

  高仙 ,没想到曾经八杆子打不着的人,也会成为后来的相亲对象,这世界还真现实:男未婚,女未嫁,都适龄,再一瞧,还是小学同学呢?这狗血的缘分,真是绝,但不配。

  潜雪辉 ,真如他的QQ签名:这世上有两个我,一个纯白如雪,一个黑暗无光。小学时的他和我大三见面的他完全是两个人啊。小学时,活泼好动成绩好可不是纯白如雪嘛。大三时,你演绎的那一首《当你老了》可谓是深情款款。好想说一句,我们只是长大了,离老,还差十万八千里呢!

  张晓曼 ,小学六年级的同桌,有次考试结束换座位,还是换在一起继续当同桌,哈哈哈。

  宋坤 ,有点黑,所以显得早熟;学生会主席,处事干练,成绩优异,是老师的宠儿。学生会,这是我最早接触的权力组织,主席嘛,自然是大权在握,霹雳天下。电视剧里面都是这么演的。

  魏成 ,长的很像李逍遥,注意不是扮演者胡歌,而是李逍遥。

初中

  上初中了,还能和 徐才女 分到一所初中,一个班级,让我算算这个概率:两所初中,二分之一,初一七个班级,七分之一,合计一下,十四分之一。原来我们也才只有十四分之一的缘分啊!也并不很特别。后来,后来,也就没有了关于她的传说。

  文闯 ,浓眉大眼,高鼻薄唇,猿臂蜂腰,长腿外加八块腹肌,妥妥的男主角配置。这个男主角,跟我从小学五年级到高中都是同学,期间,还好几次分到一个班,但我们之间,却仅仅是泛泛之交。这是为什么呢?或许,一山不容二虎,可我们并不争锋相对,各自在各自到圈子里进水不犯河水。听说,他大学毕业后,去当了警察。我想,一定是个正直,保护人民利益的警察,因为小说中男主角总是拯救人民的。

  张英 ,眼睛很亮,皮肤很好,性格很好,成绩也挺好。很受老师们器重,在同学之间也很受欢迎。在当时,这样耀眼明媚的人,和我应该不是同一个世界的。郭敬明说:青春是一道明媚的忧伤,她于我而言,足够明媚,却不忧伤。其实,我已经差不多忘记了当时的感觉了,只记得心里有了一个女孩,多了一份思恋,还多了一点点自卑。最重要的是,多了一份努力学习的冲动。这份冲动,伴随我好多年,可是心里的女孩也换了好几个。男生都是大猪蹄子,不是没道理的,哈哈哈哈。

  汤桂玲 称呼她为小胖子,有点儿刻薄了,但是加上亲切温暖,善解人意的前缀,我想她不会太介意吧。这么多年再回味起来:依然温馨的汤。我怀疑汤知道自己笑起来有两个酒窝,所以很爱笑。爱笑的女孩都比较晚熟,都是青春期的孩子,荷尔蒙激素似乎比较偏爱她,没有显现出什么副作用来。而且她俨然一副知心姐姐的样子,而她混在她那一圈子的女生当中,如鱼得水。不知道是不是冷暖自知呢?

  张静 变化挺大的,一开始认识她的时候,还是个小胖妞,后来长大了,瘦了不少,稍微打扮一下,像邻家妹妹,她如果拍抖音,应该可以当个网红吧。

  双妹子 眼睛很大,眼镜也很大;嘴巴很小,心眼儿也很小,里面都装不下我。万万没想到,大学毕业后,我还追了她三年,表了三次白也都没追上。可是越是追不上,就越是不甘心。三年之后,终于看开了,叹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语人无二三。

  张萍萍 ,肤白微胖,有点儿娇气,也有点可爱。我初三时,继双妹子之后的新同桌。他父母是跨省异地恋,那个年代的爱情基本都是熟人介绍的相亲模式,这样的异地自由恋真是罕见的。她的姥姥住在神龙架,那个地方的特产是:核桃。她大概是不记得每年要给我送核桃吃的承诺了。

  胡婷婷 ,性格开朗,重情重义,同时也是双妹子的死党。后来毕业当老师了,是个有灵气的老师。就为那年听我唠叨追双妹子的情义,我都应该祝你桃李满天下。

  赵威 算是我真正意义上的发小了,不得不承认,他从小就长得很帅(有点像易烊千玺),也会打扮,所以,他的青春期来的比我们大多数人都早。写情书,勾搭妹子简直是天赋技能。真是老让人羡慕了。不过又夹带着一点点不服气,都是好勇斗狠的男孩子。经不起旁人的挑唆,所以,我们从小斗到大,不是在打架,就是在游戏里面打架。然后,在象棋里面打,在扑克牌里面打,在小马过河里面打……我们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打着打着就长大了。长大了,就不打了,不打了就分别了。记不得上一次一起相聚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明明是邻居,却好多年见不到人。可是,再见面又会是怎样的场景呢?还真有点期待啊。

  王盼盼 是个飒爽英姿的印象,有点好强,但不讨人厌。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她不会化妆,反而更有魅力。尤其,你可以和她谈诗词,侃历史,她还能接得住,这种很能让人产生装B的快感,很多人奉其为:知己。如果恰好这个知己还是女性的话,那么可以称之为:红颜知己。可惜这个红颜知己,不跟你聊花前月下,红袖添香的爱情。可是,诗词歌赋本身就是很暧昧的啊。后来,红颜不复在,知己已难寻啊!

  梁海东 是后来才长高的,学会打扮了,头发也梳的很精神,不得不说是很帅——霍建华的脸搭配上彭于晏的身材,私以为他可以出演《歪嘴战神》系列的男主角了。

  陈晓星 常年霸榜初三年级第一第二名。我们没同过班,是在一次一起打乒乓球时认识的。如果没有后来上大学去武大看樱花的事情,我对她的认识,到此就结束了。大概2012年,我和杨俊杰去武大看樱花,才知道她在武大上学,学的是西医,本-硕-博8年连读的那种,我从来不知道还有这种操作,原来学霸和普通人的世界真的是不同的啊!很突兀地,我QQ上找她给我们当导游,一番攀关系之后,终于唤醒了她对我的一丝丝印象,我成功把她约出来了。这事儿真是深深满足了我的虚荣心啊!

事隔5~6年之后的见面,她长胖了,更显婴儿肥了。
老远就看到她了,没化妆,穿搭很随意,肯定没有谈恋爱;
戴着眼镜,但眼睛很有光;
头发微微卷曲,几根灰色的头发丝俏皮地爬上了额头;学业很繁重啊;
他就这样袅娜地向我走来的场景,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中了。
不知道以后,哪个好运气的臭小子能娶到这样的女孩子!

  杨俊杰 1米83的个头,不是很胖,但是很显壮!江湖人称:块(kuǎi)哥;初中这个身高和块头,本可以成为篮球场上的焦点的,可惜,他不爱打篮球。猛男配置的他,竟然很文艺。后来知道,他竟会被老师吼到哭鼻子;不禁叹一句:猛男果然真性情!他也比较晚熟,高中时候才有初恋——徐继惠。却有两个红颜知己——吴静,宴巧婷,表示个个比他的初恋更好看更优秀啊,不知道他脑子里怎么想的?

  陈艳昌 ,初二时候的语文课代表,也是我的学习竞争对手。这个称号现在说起来,有点中二了,不过当时还是很热血的,小屁孩儿总是容易被带节奏,动不动就热血。

  刘香玉 竟然和我的三姑姥姥是邻居,她的妈妈和我的妈妈还认识的。我们还是同学,关系也还不错,是不是内心的八卦之火,有点烧起来了?后来她去上海出差的时候找我当导游,我还带她去了一个有格调的餐厅,逛了一个有晚风的江滩。为什么我要这么殷勤呢?不记得了,可能是多年未见老友的激动,也可能只是为了装一个B。

  宋少帅 ,人如其名,确实很帅,就是当时没咋长个儿,所以是那种童年的帅,但女生缘也很好呀。

  解方程 ,这个名字就证明了人家很擅长数学。第一次见这个名字的时候,是在小学一个数学竞赛的参赛表上。然后后来竟然成为同班同学了,事实证明,他的数学成绩也一直很好。

  刘乐 ,住在初中附近,羡慕这种上初中还能当走读生的同学。不过,后来才知道,有人从小学到上完大学,都是走读生。

  顾鸿洋 ,适应能力超强,不管什么场合总能跟大部队打成一片。为人很幽默,有急智,相处起来很融洽。

  李志雄 ,浓眉大眼,小平头,笑起来很阳光,和双妹子关系很好的同桌,马梅当时还担心我和双妹子谈恋爱,特意把我们的位子调开,然后,他成了双妹子的同桌。听说初三复读一年,高三又复读一年,这都比我小两届了啊,后来竟然还读博了,这厚积薄发的势头,真让人佩服啊。

  李汉阳 成绩挺好的,尤其是数学,但是他最突出的特点是:骚包。非主流在那个年代的风靡,得有他一分功劳。

  李江山 眼睛鼓鼓的,很亮,脸小小的显得眼睛又很大,一般不出风头,但一出风头,就是全校通报的那种,总感觉比同龄人更成熟。或许,这就是他看起来比较靠谱的原因吧。

  肖新雨 ,有点儿黑,有点显老,也确实比我们都大个两三岁,辍学上了几个月班,又回学校了,老师普遍不喜欢他,但是在同学中间很受欢迎,毕竟有过一段社会小毒打的经历,对于我们一帮象牙塔里面的小娃娃来说,有点降维打击了;但对于有年龄优势的老师来说,就完全免疫了啊。

  陶老师 ,初二的语文老师,班主任。在他的班上,我聚集了初中三年几乎所有的人和回忆。他是值得人敬佩的老师。从每年都有学生给他拜年这一事迹,就可以证明。

高中

  叶春雨 ,23天的同桌,高中三年难得的异性朋友。

  谢如意 ,个子小小的,身手很灵活,也能经得起开玩笑,军训时,教官的宠儿。

  刘洋 ,晚自习要跟我换位子,起冲突,差点要教我做人的留级生。当时,可真差点把我吓住了呢。

  黄建锋 ,还是记得你说的那句挑战的话:“那我们就比比谁更风流,谁更潇洒啊”。

  姚欣欣 ,假小子是不是都喜欢勾搭妹子?一身勾搭妹子的技能,自己却是个妹子。

  马晓月 ,身材高挑,五官清秀,气质淡雅,穿上古装,可以扮演仙女的那种级别,性格嘛,我不知道,应该很文静,是高一时的班花,后来发现,好像还是系花,搞不好还是校花。反正,我高中没见过比她还漂亮的女生。

  熊潇潇 ,没想到高中还能再次同班的一个小学同学。那一个午睡时间的小纸条游戏,真的是好幼稚啊,我想我是忘不了了。

  金赤 ,取自“金无足赤,人无完人”。金色红色,听起来就很耀眼,人长得也确实挺惹眼。成绩很好,尤其是化学,奇怪,竟然有人喜欢化学!我一整个高中,对化学一窍不通,连配平都不会。

  何顺源 ,这名字响亮,合生元嘛,跟我的名字有异曲同工之妙。

  郝晶晶 ,一提起她,就想起《大话西游》里面这句台词: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我以为只有我睡不着,原来晶晶姑娘你也睡不着!

  施展 ,白瘦幼,还比我大一天的同桌,以前还每年在我QQ空间留言:祝福比我大一天的自己生日快乐!

  陈蕾 ,忘记了是哪一年的同桌,有点黑,戴眼镜,眼睛油亮油亮的,很文静,像小大人,听说后来学医了。

  陈兰星 ,个子小小的,但风格很霸气。说话很直接,做事很有效率。也有逗比的时候,某一次对吕红霞说:你的手好软乎呀!说完就一直喜欢摸她的手。

  吕红霞 ,短头发,那个时候短头发的女生还很少,短发女生也可以性感和可爱。

  冯雷 ,有一段时间,我们很投缘,后来突然不说话了。难道是:缘分已尽!话不投机半句多?

  严小虎 ,记得好像喜欢穿一件绿色的短袖,长着一副娃娃脸,撩妹子挺厉害的,给你点赞。

  陈甜 啊,高中咱们认识了两年,于是就当了两年的情侣。你说,“长安啊,你再也遇不到比我你对你还好的人了”。我想,你说错了,后来,我们各自都遇到了最合适的人。

  曾娜娜 ,没想到寡言少语的学霸,也会为情所困啊。

  刘凡 ,高中认识两个刘凡,一男一女,同名同姓也就算了,竟然还在同一个班,这巧合的剧情怕不是拍电影吧。

  万朝朝 ,自视甚高的英语老师,但他确实有资格的,那个时候,就是全校唯二的博士生了。不过人品嘛,也就五五开。

  魏忠权 ,这名字听起来就有种大明权阉的味道,事实证明,他是很有权力,教导主任嘛,也确实很狗,半点不像为人师表的样子,看起来像个社会混子一样。

  闵露军 ,这个姓氏很稀少的,连带着军哥也很独特,为人很随和,开得起玩笑,同得了流污。距离“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的最高境界,我们还差两个。但扛枪和嫖娼是犯法的,应该是不能一起完成了。

  章从源 ,个子很高,比我高,不胖,但比我壮。心态嘛,比我脆弱,所以,被我打哭鼻子了。后来想找回场子,所以找了个外援: 蔡云飞 堵我,可惜,蔡云飞被豪哥劝阻了,此事还惊动高三班主任,然后,他又被教育了。还记得高三班主任劝解我们的一句话:“不打不相识,这一架,会成为今后难得的回忆的”。听说他高考发挥失常,后来复读了,然后就没他消息了。人这一生,虽然遇到很多人,但真的好多是过客啊。

  孙名豪 ,长得很高大,眼睛很聚光,略显胖,略显猥琐,这一看,就是同道中人啊。豪哥成绩跟我半斤八两,一本是无望了,二本也挤不进,三本,运气好的话,有希望。所以,我们八成是个专科的料。高三有一段时间,实在无聊,在学校真是度日如年,无心学习。不知怎么的,我们迷上了下象棋,而且迷恋到了疯狂的程度。每天中午睡完午觉,趁着拉粑粑的时间,拿着象棋在厕所来一盘才罢休。不学习的时候,躺在操场上,再来一盘。我们在哪儿,象棋就能下到哪儿。可惜了,自从毕业,豪哥去福州了,我们就没下象棋了。

  王莹 ,肤白,爱笑,个儿还高的妹子。高三时,有一度放弃高考了,想去转体专生。还去体验了几天体专训练。之后,又回来备战高考。不清楚期间经历了什么,或许高考才是正道吧,毕竟每年高考生这么多,而体专生有多少?

  刘思傲 ,高三时的班花,眼睛弯弯,鼻子微翘,嘴巴小巧,笑起来有酒窝,亲切地像邻家妹妹,没有攻击力,也让人完全没有抵抗力;皮肤很白,很会穿搭,尤其是扎头发的花样真多!但是成绩不好,找对象的眼光也不好。

  李晓娟 ,文科班的,齐刘海的萌妹子,同时也是我表姐的表妹,过年走亲戚,经常在一个桌上吃饭。高中时,没太多交情,万万没想到,后面竟然能以相亲的理由凑到一起。现实果真很狗血啊!

大学

  很幸运,我还能读大学,这得多亏了我妈力排众议,坚持贯彻执行我爸的遗愿:砸锅卖铁也要供我读书。升上大学了,运气还可以,虽然是个三本,那也是个本科啊。我妈一年的工资,仅能供我一年的学费。这代价很沉重,仿佛告诉我,我如果不好好学习,就对不起我妈。还好,每年有3000的贫困助学金,多少缓解了一下我妈的压力。

  杨超 ,是我大学室友,毕业后,北漂,沪漂时,还是室友。我长这么大,从没有过这么长久的室友。别人是从校园到婚纱,最后才到床铺;而我们不管是从校园还是到社会,全都直接到床铺了。

  蔡光绪 ,大学换的第三任班长,为人很自信,很有原则,处事很老道。班级各种琐事都能处理得井井有条。毕业后去深漂了,然后结婚,生了儿子。

  罗晨路 ,新疆人,但是是汉族,是上一辈儿移民过去的。他很好地继承了北方人的高大,和南方人的细腻。有个从高中就谈的女朋友,大学异地四年,因为女朋友是四川人,所以他毕业后在四川安家,结婚,生娃。没想到啊,长得挺花心的,竟然挺从一而终的。

  潘四火 ,大高瘦个儿,竟然有8块腹肌,打篮球挺牛的,长得还挺帅,走的是流川枫一样的偶像技术流。按道理说,女生缘应该挺好的,但大学期间,竟然打了4年光棍。毕业后又从国企单位跳槽到IT行业做测试。这操作,我是没看懂。

  李康 ,有点黑,是真的有点黑。眼睛很亮,是真的很亮。很自信,是真的很自信。喜欢打球,篮球,足球都能搞一搞,煽动能力很强,是个很强力的氛围组。

  胡成立 ,土家族人,家里住的是吊脚楼,吊脚楼啊,一楼喂养家禽,二楼自住。方圆十里的山,都是他家的,山上的动植物也是他家的,如果是我,肯定也会在某一天清晨醒来,对着大山说:“现在我郑重宣布,这座山上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

  牟小容 ,大学同学,我的暗恋。后来在毕业晚宴上,我故意喝多了,憋了几年的情愫瞬间化为了干瘪的表白:“牟小容,我喜欢你”。然后,她听到了我的声音,全班同学都听到了我的声音,包括她的男朋友。紧接着,她哭了,我醉了,足够了,就这样画上句号吧。后来,听说我是被救护车送到医院的,酒精中毒后遗症真的特别难受,为此,我戒酒了,从那以后。

  高露 ,我的计算机老师,是的,教计算机的是个女老师。她的课,我真的很难描述,反正一言难尽。我不喜欢计算机,只是喜欢她,因为她像我一个比较熟稔的表姐。后来,我的《魔电》挂科,还是多亏她帮忙说情,才挽回了挂科的命运。所以,我更喜欢她了。她估计觉得很莫名其妙吧,在她面前,我这个学生怕是脑子有泡吧。成绩差的可以,在她的课上,是凭什么做到自信得跟个二百五似的。也就是在她的课上,我才对学习有点兴趣了,如果知道,我以后会当一名程序员的话,我当时真应该好好学计算机的。

  孟威 ,一个计算机培训班的创业老师,一个很像传销头目却古道热肠的领路者。孟老师是我的贵人。没有他苦口婆心地劝我:“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的话,我很有可能为了当两年义务兵,退役就有两万块钱的待遇,从大学参军了。

  就写到这里吧,流水账似的回忆了我的读书生涯,今天终于差不多完稿了。希望,将来某一天的我,再看到这篇流水账,还能寻回年轻的热血。

Date: 2022-12-28 Wed 13:32

Author: yangk

Created: 2023-01-30 Mon 08:03

hello-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