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世界会走向哪里

Table of Contents

世界会走向哪里

围棋可能是世界上最复杂的游戏,在一个19根横线乘19根竖线的棋盘上面,有着无穷多种的变化。根据计算,围棋可能的下法共有2.08 x 10170种。一个 3G HZ 的 CPU 内核,每秒可以运算3 x 109次,这意味着即使1万个 CPU 同时运算,也需要 2.3 x 1086 年才能走完所有下法。因此,计算机无法使用穷举法处理围棋。

2016年3月,谷歌公司的围棋软件 AlphaGo 横空出世,以4比1的大比分,轻松战胜了世界冠军李世石九段。2017年1月,AlphaGo 的升级版 Master,更是取得了对战人类的60连胜。2017年5月,在3:0战胜世界冠军柯洁九段以后,谷歌公司宣布 AlphaGo 从此不再与人类比赛了,以后只通过自己与自己对战来提高棋艺。这一系列的事件,标志着人工智能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人类再没有可能,在任何思维游戏上面战胜计算机了。

围棋这样复杂的思维游戏,机器人都能超过人类,那么世界上还有多少工作,是机器人不能干的呢?如果工作都由机器人承担了,人不就失业了吗?

现在无人驾驶也出现了,如果将来都是机器驾驶,那么现在的这些司机怎么办呢?进一步说,如果将来都是机器人为人类服务,那么现在的售货员、服务员、打字员、装配工、出纳、保安……(你可以列出一大串职业),他们干什么去呢?

《华盛顿邮报》做过一个统计,1978年到2011年,美国工人的平均工资只增长了6%,CEO 的平均收入增长了727%。这就是说,计算机革命出现后,穷人的收入根本不增长,而富人正变得越来越有钱。这种趋势将来只会增强,不会逆转。因为它是技术造成的,而技术变革的速度一点都没有放缓。技术正在不断替代劳动力,那些被替代的人们根本没有办法得到补偿。

更可怕的是,社会流动性正在减弱。以前,穷人通过不懈的努力,完全有可能晋升到更高的社会阶层,改变自己的命运。但是,现在不行了。因为以前跟你一起竞争的,是其他的人,只要你比他们努力,就能出头;现在跟你竞争的,是软件和机器人,无论你怎么努力,都不会超过它们。

越来越多的劳动者发现,他们能得到的职位,不是因为雇主需要他们的劳动技能,而是因为人工比机器便宜。比如,造出一个会送货、会烧菜的机器人,技术可以做到,但会很贵,使用真人更便宜。所以,快递员和厨师这样的工作,将会持续地吸纳大量劳动力。但是,他们的工资很难增长,一旦成本大幅上升,机器人就会取代劳动者。

由于通过奋斗爬到社会上层的可能性越来越小,所以教育的价值也正在变小。如果不能学会机器无法替代的技能,那么读不读大学,对你将来的收入不会有太大影响。很可能不读大学,你的处境还会好一些。

1995年,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写了一本书《未来之路》,讲述他想象当中的未来世界,国内同步引进。作家 王小波 读到这本书,印象深刻,写了一篇读后感,刊登在1996年的《中华读书报》。

“比尔·盖茨在《未来之路》一书里写道:

随着现代信息技术的发展,工程师已有能力营造真实的感觉。他们可以给人戴上显示彩色图像的眼镜,再给你戴上立体声耳机,你的所见所闻都由计算机来控制。只要软硬件都过硬,人分不出电子音像和真声真像的区别。可能现在的软硬件还称不上过硬,尚做不到这一点,但过去二十年里,技术的进步是惊人的,所以对这一天的到来,一定要有心理准备。”
“光看到和听到还不算身历其境,还要模拟身体的感觉。盖茨先生想出一种东西,叫做 VR 紧身衣,这是一种机电设备,
像一件衣服,内表面上有很多伸缩的触头,用电脑来控制,这样就可以模仿人的触觉。
照他的说法,只要有二十五到三十万个触点,就可以完全模拟人全身的触感--从电脑技术的角度来说,控制这些触头简直是小儿科。
有了这身衣服,一切都大不一样。比方说,电脑向你输出一阵风,你不但可以看到风吹杨柳,听到风过树梢,还可以感到风从脸上流过。
假如电脑输出的是美人,那就不仅是她的音容笑貌,还有她的发丝从你面颊上滑过;这是友好的美人,假如不友好,来的就是大耳刮子;
作为学食品科技的人,我觉得还该有个面罩连着一些香水瓶,由电脑控制的阀门决定你该闻到什么气味,但假若你患有鼻炎,就会觉得面罩没有必要。
总而言之,VR紧身衣的概念就是如此。
估计要不了二十年,科学就能把它造出来,而且让它很便宜,像今天的电子游戏机一样,在街上出售;穿上它就能前往另一个世界,假如软件丰富,想上哪儿就能上哪儿,想遇上谁就能遇上谁,想干啥就能干啥,而且不花什么代价--顶多出点软件钱。
到了那一天,不知人们还有没有心思阅读文本,甚至识不识字都不一定。我靠写作为生,现在该作出何种决定呢?”

20年过去了,比尔·盖茨想象中的 VR 技术(虚拟现实),在2016年变成了现实。

一个网友在推特上这样说道:

“如果VR真的能模拟大多数实际生活,而且成本降到每个人负担得起,那人类就离真正的平等不远了。”

“VR技术把材料的触觉和质感的传达,提高到建材的地步,人类也就根本不需要什么实体空间了,大家一起找个床躺着,全部生活都在VR里过是最省成本的了。以后名车美女豪宅飞机都变成便宜的数据,每个人戴上头盔就能拥有的时候,人生的奋斗还有什么意义呢,人类传统社会必然就崩溃了。”

没有安全的工作

flash

多年前,它是最热门的互联网技术之一。如果不安装 Flash,很多网站根本打不开。那时还流行用它制作动画,随便一个作品,就有几十万、上百万的浏览量。电视台甚至开辟栏目,播放网上流行的 Flash 动画。各大互联网公司都有专门的 Flash 工程师,还是属于那种比较抢手、收入较高的工程师。我记得那个时候,社会上也有大量的 Flash 培训班,它们的招生广告都写着保证就业。

后来,Flash 就不行了。2010年,乔布斯宣布,苹果手机不会使用 Flash,因为影响手机性能。再后来,新的技术兴起,它就开始没落了。BBC 发表一篇报道,名字就叫《Flash 还能活多久?》。话音刚落,一周后,这项技术的拥有者 Adobe 公司宣布,放弃 Flash 这个名字,软件将重新定位,只用来制作动画。

我并不感叹 Flash 这项技术的没落,这也是很正常的事,而是感叹那些从事 Flash 开发的工程师,他们该怎么办呢?你在一个领域钻研多年,都成了专家,突然之间那个领域过时了,你的所学所长没人需要了,那将是怎样的处境?

当一种技术消亡的时候,与它相关的工作岗位也就消亡了。这种事情在技术行业特别多,因为技术的升级换代太快了。

诺基亚

苹果手机出现之前,最流行的手机都使用诺基亚公司开发的塞班操作系统。你可能还记得,它的典型标志就是九宫格菜单。那时,塞班工程师也是非常抢手的,彻底掌握它那一套开发技术,我估计至少要一两年时间。

后来,智能手机流行,塞班一败涂地。2010年,诺基亚宣布放弃塞班,改用微软的操作系统。再后来,诺基亚自己也没了,所有手机工程师都遣散了。

试想一下,你花了多年的心血,孜孜不倦地投入和练习,终于掌握了一门赖以谋生的手艺,还进入了世界排名第一位的通信业跨国公司。就在你觉得人生终于有一点安全感的时候,一切就变了,几年之间,曾经的巨无霸土崩瓦解,不仅你的职位没了,更可怕的是,以前的产品已经没人用了,全世界现在不生产任何塞班设备。你的手艺的价值变成了零。

简单说,可怕的不是你的工作没了,而是你所在的那个行业没了。

有人说,可以再学习、然后重新就业啊,塞班不行了,可以学习苹果手机开发。没错,说得完全正确。但是,你以前的积累没了,需要从零开始。跟现在刚刚走出校门的学生,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学习同样的东西。

说实话,虽然你有几年开发经验,但很可能并没有那些 20 岁的年轻人学得快。在一个高速变化的行业,经验有时候不是帮助,而是障碍,因为以前的那套行不通了。

退一步说,就算你重新学习了,但苹果手机的开发也在变,你得不停地追赶新东西。一个人的人生,能经受得起多少次从零开始呢?

“终身学习”这个词完全没错,但是想通过“终身学习”保持职业竞争力,我觉得不太可能。

程序员,乃至其他很多技术岗位,其实是青春饭。为什么中国很少见 35 岁以上的程序员?因为他们上学时学习的东西都淘汰了,必须和年轻人一起学习新技术。你很难比年轻人更有竞争力,其中最关键的是,雇佣刚走出校门的学生,比雇佣你便宜得多。

其他行业的升级换代,不如技术行业那么夸张和激进。职业的安全感可以保持得更久一些,但远不是高枕无忧。技术正在取代人力劳动,比如财务会计这样的行业,随着电子支付的兴起,将来肯定不会需要这么多财务人员。“互联网+”从某个方面说,就是使用互联网技术取代一部分人力,更便宜地服务更多的顾客。

无用的人

“今天,人类正在让许多物种灭绝,甚至可能包括自己。如果今天发生核灾而让世界末日降临,人类将毁灭,而老鼠和蟑螂很可能继续生存下去。或许6500万年后,会有一群高智商的老鼠心怀感激地回顾人类造成的这场灾难。“

”我们还有多久时间?没有人真正知道。如果智人的历史确实即将谢幕,我们这些最后一代的智人,或许该花点时间回答最后一个问题:我们究竟想要变成什么?”
“技术造成的人力精简,将在今后5年内,导致全球发达国家失去710万个工作岗位,但在科技、专业服务及媒体领域,将创造210万个工作岗位。两相抵销之下,未来五年内,将会净损失500万个工作岗位,其中以行政工作与白领阶级为主。” ---- 摘自世界经济论坛《未来的工作》,2016

上一次的工业革命,体力劳动被替代了,比如,水车替代了拉磨,汽车替代了马车。这一次的信息技术革命,智力劳动将被替代,计算机替代我们做计算和判断。

体力岗位没了,人类可以从事智力岗位。可是,智力岗位也没了,人类去干什么呢?

“未来可能不再需要司机。我们已经有了无人驾驶的汽车。他们不喝酒,不疲惫,比人类驾驶还要安全。当所有的汽车都变成了无人驾驶,我们就可以把所有的车辆联网,形成一个车联网。这样的话,交通警察可能也不需要了,因为所有的车都可以通过这张网络获取道路信息。”
“世界经济论坛统计,目前的小学生长大后,65%会从事现在还不存在的工作。孩子们在中学或者大学学到的大多数东西,等到40、50岁的时候可能都会变得无足轻重。如果他们还希望继续保住工作,那就得不断地改造自己,而且频率得越来越快才行。”

不是每个人都善于学习,更不是每个人都具有学习的意愿。大多数人只希望生活舒适,不愿意动脑筋,去搞懂那些抽象的公式。而且,要求40、50岁的人跟刚走上社会的年轻人一样拼搏,也不现实。如果终生学习是唯一的就业出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就是没有出路。

将来,不仅可能出现大量的失业(unemployed),还可能出现人们无法再就业(unemployable),因为他们没用了。低技能的工作,都自动化了;高技能的工作要求多年的学习和艰苦的投入。那些无法就业的人退休还太年轻,从零开始再学习又太老。

“未来,人类可能会分化为两个主要的等级:一个全新的更先进的精英阶级,很聪明,很富有,有更好的基因和更长的寿命;还有一个全新的一无用处的无产阶级,他们将越来越穷地等待死亡,可能变成没有工作、没有目标、整日靠吸毒度日、戴着VR头盔消磨时光的乌合之众。”

穷忙族

“这个社会在极严厉地惩罚,那些没条件读书的人。穷人一輩子都不可能变有钱人。在強弱悬殊的情况下,只有弱者越弱,越來越慘!”

“没有学历、技术的人,为了活下去,不是住笼屋就是要工作到半夜,对于他们,最重要事情是下一顿吃什么,怎么会有时间和精力去思考未来怎么发展?来来去去都在死胡同!”

每天忙于工作,干到累死,但还是很穷,只能租屋住,没有自己的积蓄,一旦停止工作或者生病在床,生活来源顿时就成问题。

2016年上海送外卖最多的送餐员,是一位叫做何文妹的中年女性,至少送出了12214单。即使全年无休,每天平均也要33单,从午饭时间一直送到深夜,一刻不停。电瓶车的电瓶,一天要准备6组。车上插着两个手机,一个导航,一个接单。这种强度的劳动,每年能有多少收入呢?每单的送餐费是8元,这就是说,何文妹一年的送餐总收入在10万元左右。扣除电瓶费、车辆维护费、通信费等等以后,净收入大概还能剩下8万多元。这是“送餐王”的收入水平,大部分送餐员的收入,应该远不如她,可能只有一半左右。

上海的底层劳动者,收入基本就是这种水平。他们还要用这些钱支付房租。每天下班回到家,累得就想睡觉,睁开眼就要去上班,日复一日,人生的出路在哪里?

将来的“穷忙族”,不仅是低技能的底层劳动者,还将包括很多受过高等教育、写字楼工作的白领。年轻人如果没有家庭支持,想要靠自己的努力出人头地,会变得越来越难。因为单靠工资收入,已经不足以积累财富了。

如果你是穷人,80%的概率以后你还是穷人;如果你是富人,84%的概率是以后你还是富人。

一个台湾人感叹说:”那种奴隶化的生活(长时间工作,却仅能勉强满足温饱)才是历史的常态。过去三十年社会阶层的大幅流动,是历史的不正常,现在开始回归常态。99%的我们,都面临着这种大趋势的吞噬:你的工资不变,但房价和物价却是越来越高,于是你必需花更多时间来挣钱,甚至一天做二份工,最后成为没有自己时间的奴隶。”

2015年,社会工作者藤田孝典调查日本的老人问题。他发现,很多老人年轻时都拿过中产阶级的薪水(400万日元),但是现在已经沦落到社会的底层,过着非常困苦的生活。“七老八十还要在大热天当廉价劳工,因经济拮据而妻离子散,唯有独居烂屋,孤零零度过晚年。”藤田孝典将这些老人称为“下流老人”(底层老人)。他称,日本的下流老人以后可能会达到1亿人。要知道,日本现在的总人口也只有1.27亿。

下流老人有三大特征:

  • 收入极低,即使政府提供补助费,也难以维持健康饮食,以及一般家庭应有的生活;
  • 存款不足,老人必须提心吊胆地过活,一旦碰到突发事故或慢性病,日常已经捉襟见肘的生活,就会面临崩溃危险;
  • 老无所依,子女连自己都养不起,更遑论赡养老人。

日本不少老人因家庭破碎而长期独居,平日缺乏与亲朋邻里的交流,关系疏离,一旦发生意外无人照应。在晚年失去可以依靠的人,是下流老人最悲苦的特征。下流老人的根源就是,钱花光了,人还没死。日本媒体还发明了一个词“老后破产”,这就是长寿的恶梦。

为什么你可以不读大学

我一直相信,互联网教育是未来的方向。美国三个主要的在线教育网站-—Udacity,Coursera,可汗学院-—我都经常访问。

2016年四月,Udacity 进入中国,推出了中文版“优达学城”,一下子引起了我的兴趣。因为它干了一件没有先例的事情:颁发网络文凭。它办了一个网上的“硅谷大学”,自己发文凭,名称是“纳米学位”。

“纳米学位(Nanodegree)是优达学城此前与 Google、Facebook、亚马逊等互联网公司联合推出的学历认证项目。学员在线学习,所有项目考核合格之后即可获得纳米学位。”

现在总共有12种纳米学位,包括机器学习、无人驾驶车开发、VR 开发这样非常前沿的领域。

官网这样介绍:

“我们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录取流程,对报名者唯一的要求是学习该纳米学位项目所必须的先修知识和技能。纳米学位项目采取自主学习模式,你可以按照你喜欢的速度完成项目。”

该公司宣称,国内的许多互联网公司(比如滴滴出行、优酷土豆、京东、新浪)已经认可了纳米学位。

我忍不住想,会不会以后找工作,大家手里拿的不是大学文凭,而是网站颁发的文凭?如果雇主认可网络文凭,我们是否还需要大学文凭?

当代的大学起源于欧洲修道院的模式。学生要经过多年的苦修,经过考核,才能毕业。如果想成为高级僧侣,就必须再多熬几年。另外,还有导师作为监督人,防止你学到歪门邪说。

这种模式的两大弊端,演变到今天,已经越来越严重了:

  • 一个是传授的知识老化。
  • 另一个是极其浪费学生的时间。

什么知识才是有用的知识?

农业社会,上一代人的知识可以一成不变地用在下一代。而在信息社会,前几年的知识,再过几年就不能用了。

这种情况下,大学应该教什么,我们根本不知道。学生毕业后的行业,现在根本还没有出现。因此,大学只能重点教基础类课程,而且各个方向都必须教到,因为不知道学生将来会用到哪个方向的东西。这样就会耗费大量的时间,学习专业的各种基础知识,其中许多对人生来说是没用的。学生常常感叹,考试一结束,有些课程这辈子再没有用到的机会了。

更糟糕的是,学生的培养计划,都是一些二三十年前毕业、然后一直待在大学里、与社会生产实践脱节的人制定的。他们的知识和思维早已过时了。这样的人指定你应该学习的知识,很可能在你学的时候就已经过时了。

退一步说,就算你在大学里能学到了真正的知识,那也不应该在那里待四年。如果只学最需要学习的东西,一年就够了。

四年时间足以让一个人在任何领域成为资深业者,甚至专家。可是我们的大学生呢,经过本科四年,不要说领域专家,甚至能力强的学生都寥寥无几。我们的大学制度用了四年时间,培养出了大量一无所长的、迷茫困惑的、市场滞销的年轻人。

18岁是人生最有热情和精力投入一项事业的时候,但是,大学将你一连四年关在教室和图书馆里,把考试和绩点伪装成你奋斗的目标,人为将你与真实世界隔离,引导你去关注那些对未来人生毫不重要的事情。经过这样四年的歧途,等你真正走上社会、要跟全世界竞争的时候,你的竞争力不是变强了,而是变弱了。换句话说,四年制大学很可能是削弱你,而不是让你变得更强。

世界著名程序员 Jamie Zawinski 曾经解释,为什么他只读了一个学期的大学就退学?他后来说道:“进了大学以后,每天8点就要起床,开始训练记忆力。有一门课我早就会了,想申请免修。教务长说不行,你必须上,这是政策。见鬼,我为什么要自己付钱,来这种地方。我就退学了,从来没后悔过。”

我们时代的很多成功者-—乔布斯、比尔盖茨、扎克伯格等等-—都是退学生,这绝不是偶然的。不是他们在大学待不下去,而是他们发现,没必要在那个地方待四年。如果他们咬着牙忍受下去,熬到拿到文凭的那一天,苹果公司和微软公司可能都不会有了。

读大学,只是18岁时很多种选择中的一种,不是唯一的选择,更谈不上是最好的选择。校园是一个美丽的地方,但是如果一定要在里面待上四年,那还是算了吧。

德国和瑞士的中学生毕业后,要选择走学术道路还是职业道路。只有不到30%的人,会去读大学,其余的人都接受职业培训,为职业生涯做准备。

我认为,这才是更合理的制度。毕竟大多数人不会从事学术研究,而要靠某种职业谋生。你要知道,大学课程是为学术生涯打基础的,不是为职业生涯设计的。所以,你确定要投入某个职业,合理的选择不是先上大学,然后再找工作,而是一开始就接受职业培训,然后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各种对职业生涯有帮助的课程。

理论上,一个人只要接受了中等教育,就可以进社会了。大学的本意是为那些走学术生涯的人开设的,后来慢慢变味了,以至于现在社会上居然有一种说法,”大学是素质教育“。不是这样的,任何时间地点,你都有机会提高素质。

注意,我不是说知识无用,而是说知识(尤其是非学术的知识)不一定要通过大学获得,通过互联网一样可以接受高等教育,而且更高效和便宜。

骡子

2016年9月,这里将举办盛大的 G20 峰会。全城都在忙碌地筹备,山路上也不例外。距离西湖最近的一圈山头,都在安装照明设备,准备在夜间亮灯。那些灯柱都是铸铁做的,高度六七米,非常沉重。施工队使用骡子,将灯柱从山脚运到峰顶。

我在山路上遇过好几次驮运设备的骡子。它们背上两边各绑着一根极重的灯柱,默默地低着头,蹒跚地踩在石阶上。等爬到峰顶,卸下设备以后,又返回山脚,驮运下一批。每头骡子的屁股后面,都跟着一个拿着木棍、看管它的施工人员,防止它走错路。

有一次,我看见一头骡子缓缓走着,突然停下来,低着头毫无表情地一动不动,不知道是累了还是不想走了。监工见状,立即拿棍子戳它,它茫然地抬起头,又顺从地继续向前走了。

骡子并不知道,为何要把如此重的铁管背到山顶,就是因为主人要求它这么做,就任劳任怨地干了。哪怕有那么一瞬间,它的内心有过一丝抗拒或疑问,主人一施压,它就不再追问了,回到正常的状态,默默地听任摆布。

很多人不也是这样,背负重压,被推着前行,却不知为何。他们埋头勤奋工作,努力完成上级交付的每一个任务,别人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却没有思考过这一切到底为了什么。

说起来,中国人与骡子真的有很多相似性。一方面,许多人背上的生活压力,不会比那头骡子小多少,尤其是底层民众。另一方面,中国人的勤劳和忍耐能力,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最重要的一点是,骡子只能接受现实,接受命运的安排,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不过,骡子是确实没有办法,它不会思考,没有能力抗拒命运的安排。人可以思考,也有行动能力。我感叹的是,那么多人心甘情愿地放弃,这种只有人类才具有的天赋,“自愿”像骡子那样活着,还说“这就是命,能有什么办法呢”,或者”我也不知道啊,除了这个,我还能干什么“。

让我举一个实际的例子。我比较熟悉软件工程师这个职业,也就是职业程序员。在我看来,这种职业跟骡子有很多相似性,尤其在大公司里。因为大公司有严格的分工,设计师出视觉稿,业务部门提出需求和业务逻辑,产品经理负责项目实施,工程师的职责就是严格按照设计稿,将产品一模一样地实现出来。本质上,这跟骡子背铁管上山,并没有区别。

《黑客与画家》的作者保罗•格雷厄姆,做过一个非常好的概括。

“……(你)只是一个负责实现领导意志的技术工人,职责就是根据规格说明书写出代码,其实与一个挖水沟的工人是一样的,从这头挖到那头,仅此而已,从事的都是机械性的工作。”

我不是说这样的流程有什么不对,而是说在这个流程里,人只是充当一种工具。就像骡子只是铁管上山的一种手段,你只是产出代码的一种手段,本身并没有”自由意志“体现在里面。或者说,你身上体现的都是他人的(或资本的)意志,你无法表现出自我。评价骡子的标准是,铁管背得比较多、比较快,评价软件工程师的标准又何尝不是如此呢,都是看是否忠实有效地实现那些外部意志。

我见过许多年轻的程序员勤奋工作,从早到晚一刻不停地编码,周末也来加班,努力完成公司的一个个目标,从来不问、甚至不想“这种需求对不对”、“这个功能有没有必要”,更不要说想一想“我的人生规划是什么”。中国的现实也很残酷,公司的哲学就是告诉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想做就离开。

我可以想象,等到九月盛会召开时,工程完成,山头亮起灯光,与明月共同照映山脚下的西湖,平湖如镜,游人泛舟,夏夜凉风吹拂,何等的美景美事。骡子参与了这一切的创造过程,但是有谁会记得它们呢,它们的宿命就是接着去下一个工程背铁管。更糟的是,当骡子老了、病了、残了,背不动钢管了,你觉得等待它的命运是什么?骡子只是施工队的工具,跟锄头或者扁担没有本质区别。但你不是他人的工具,你活着不是为了被动地被他人使用,而是应该要有自己的价值。我觉得,人应该过一种有乐趣、有追求、自己做主的生活,而不能像骡子那样被推着走。

资源

Date: 2022-12-22 Thu 08:35

Author: yangk

Created: 2023-01-03 Tue 12:43

hello-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