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侠侣中有哪些打动你的细节

Table of Contents

小龙女

光风霁月

  小龙女在全真教说出被玷污后,杨过神色如常,既没安慰小龙女也没有悲愤去找甄志丙,只说了句"姑姑,咱们去吧"。。以前怎么对龙女,现在也如此,贞洁?杨过没这概念。以及金庸用【光风霁月】形容小龙女。这俩天生一对,都不在乎路人眼光,杨过只有在别人侮辱轻视小龙女时,才会愤怒。

【过儿,我那日给欧阳锋点中穴道,动弹不得,清白为此人玷污,纵然伤愈,也不能跟你成婚了。但他……
但他舍命救我,你也别再难为他。总之,是我命苦。」
她心中光风霁月,但觉事无不可对人言,虽在数百人之前,仍将自己的悲苦照实说了出来】
中间省略甄志丙自杀全真教震惊真相。

杨过的反应
【杨过仍以右手空袖搂在小龙女腰间,支撑着她身子,低声道:「姑姑,咱们去罢!】

爱情三观正

  杨过本欲置身于这场是非之外,眼见公孙止如此凶暴,忍不住怒气勃发,正要上前与他理论,小龙女已抢上扶起裘千尺,在她脑后“玉枕穴”上推拿了几下,抑住流血,然后撕下衣襟,给她包扎伤处,向着公孙止喝道:

  • 公孙先生,她是你原配夫人,为何你待她如此?
  • 你既有夫人,何以又想娶我?
  • 便算我嫁了你,你日后对我,岂不也如对她一般?

这三句话问得痛快淋漓,公孙止张口结舌,无言以对。马光佐忍不住大声喝采。潇湘子冷冷的道:“这位姑娘说得不错。

重承诺

  小龙女是个非常重承诺的人,说到就要做到而且很细心,刚开始对杨过谈不上多喜欢,但是也不吝啬特地为他点盏灯。

杨过伸袖抹了眼泪,跟在她后面。
墓道中没半点光亮,他尽力睁大眼睛,也看不见小龙女的白衣背影,只得紧紧跟随,不敢落后半步。
她弯弯曲曲的东绕西回,走了半晌,推开一道沉重的石门,从怀中取出火折打着了火,
点燃石桌上两盏油灯小龙女在暮霭苍茫中瞧得清楚,见郭襄长长的睫毛下泪光莹然,
心想:她神情有异,不知怀着甚幺心事。我和过儿总得设法帮她办到,好教她欢喜。

小龙女对黄蓉说杨过"一生孤苦,行事任性"。小龙女很了解杨过。

小龙女收入怀中,向黄蓉盈盈拜倒,低声道:「过儿他……他一生孤苦,行事任性。郭夫人你要好好照看他些。

杨过

傻里傻气

黄蓉问道:「你师父呢?」
杨过黯然道:「她突然半夜里走了,也不知为了甚幺,我正在找她。」
黄蓉料知是自己昨日所下说词生效,叹了口气,说道:「过儿,你又何必多此一举?」
杨过只有苦笑,摇头道:「郭伯母,我傻里傻气,心头热血一涌,这就管不住自己了。

侠义

神雕侠侣去襄阳大战这两段,第一段觉得两人一雕出场很酷

郭襄大喜,凝目望那两人时,但见左首一人青冠黄衫,正是杨过,右首那人白衣飘飘,却是个美貌女子。
两人各执长剑,舞起一团白光,随在神雕身后,冲向高台。郭襄失声叫道「大哥哥,这位就是小龙女幺?」

杨过身旁的女子便是小龙女,只隔得远了,郭襄这话杨过却没听见。
神雕当先开路,双翅鼓风,将射来的弩箭吹得歪歪斜斜,纵然中在身上,也已无力,
否则神雕虽是灵禽,健翎如铁,但终是血肉之躯,如何能不受箭伤?
蒙古兵将中见神雕来得猛恶,跃马挺枪来刺,却给杨过和小龙女长剑刺处,一一落马。
两人一雕相互护持,片刻间冲到台前。
郭芙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想着自己奇异的心事。
杨过、小龙女、耶律齐、郭襄等人却都在凝目遥望襄阳城前的剧战。
杨过心想:「此生得与龙儿重会,老天爷实在待我至厚,今日便死了,也已无憾。男儿为国战死沙场,正是最好的归宿。」
言念及此,精神大振,叫道:「耶律兄,咱们再去冲杀一阵。」
耶律齐道:「再好没有。」
小龙女和郭襄齐声道:「大伙儿一齐去!」
杨过道:「好!我当前锋,你们多捡长矛,跟随在我身后。

劫难重重

小龙女在一剎那之间,但觉胸口空荡荡的宛似无物,一颗心竟如不知到了何处,
转头瞧杨过时,只见他眼光之中又伤心,又悲愤,全身发颤,
便似一生中所受的忧患屈辱尽数要在这时候发泄出来。
小龙女不忍见他如此凄苦,轻声道:「过儿,咱们命该如此,也怨不得旁人,你别太气苦了。」
伸手先替他拔下腿上银针,然后拔下自己肩头的毒针。

神仙眷侣

小龙女抱着郭襄,退到草木烧尽之处,伸手给杨过整理头发衣衫,只觉嫁了这样一位英雄丈夫,心中不自禁的得意,悄立劲风烈焰之间,倚着杨过,脸上露出平安喜乐的神色。

杨过凝目望着她,但见大火逼得她脸颊红红的倍增娇艳,伸臂环抱着她腰间。在这一剎那时,两人浑忘了世间的一切愁苦和哀伤。

她二人站在高处,武氏父子、郭芙、耶律齐五人从溪水中隔火仰望,但见他夫妇衣袂飘飘,姿神端严,宛如神仙中人。郭芙向来瞧不起杨过,这时见了他这般情状,又想起他以德报怨,奋不顾身的救了自己性命,当真是大仁大义,猛然间自惭形秽。

杨过和小龙女站立片刻,小龙女望着满山火焰,叹道:「这地方烧得干干净净,待花草树木再长,将来不知又是怎生一副光景?」
杨过不愿她为这些身外之物难过,笑道:「咱俩新婚,蒙古兵放烟火祝贺,这不是千千万万对花烛幺?」小龙女微微一笑。

说小龙女对孙婆婆的死不难过的,这不就是细节吗?

小龙女出了重阳宫后,放下杨过,抱了孙婆婆的尸身,带同杨过回到活死人墓中。
她将孙婆婆尸身放在她平时所睡的榻上,坐在榻前椅上,支颐于几,呆呆不语。

杨过为了让小龙女认他,以身犯险,让小龙女回忆起古墓时他们的快乐时光

当时他入古墓不久,武功仍低,给师父抓住了一摔,额头撞中一块石子,他一半撒娇,一半撒赖,趴在地下放声假哭。
小龙女伸掌在他屁股上重重一拍,喝道:「起来,不准哭!」
他一跃而起,眼中竟没半滴眼泪,向小龙女做了个鬼脸。
小龙女本来少喜少怒,那时忍不住破颜为笑,说道:「羞,羞,羞!又哭又笑!」
杨过嬉皮笑脸的道:「姑姑,我不哭,你能笑么?」

这时情景约略相似,他要让小龙女忆及共处古墓时的温馨,故意乘势向前扑出,摔在小龙女之前,趴在地下不动,放开嗓子,长号假哭。这一招甚为凶险,凯是把自己背心卖给了公孙谷主,谷主倘若上前一掌一脚,中其要害,立时便取了他性命。但杨过此时与谷主相斗,早就豁出了性命不要,要旨在情而不在胜,不是要胜谷主,而是要挑起小龙女心中之情。

龙女陡然见到这情景,当年授艺的心情立时涌向心头,情不自禁,伸掌在杨过屁股上重重一拍,笑道:「起来,不准哭!」她这幺一拍,时刻拿捏得恰到好处,公孙谷主抢上一步,正要发拳往杨过背心击落,小龙女这幺一拍,就挡身在其间。

小龙女如古墓幽居里一样给杨过缝袍子

  小龙女从怀里取出一个小针线包儿,在针上穿了线,比量了一下他背心衣衫上给樊一翁抓出的破孔,叹道:「这些日子我老在想,我不在你身边,你衣服坏了谁给你缝,破了谁给你补?本已决心今后永不再见你面,有时却想你会不会来找我?唉,想不到你真会寻到这里来。」说话间凄伤神色转为欢愉,拿小剪刀在自己衣角上剪下一块白布,慢慢为他缝补。杨过此刻外面所穿的长袍是程英所缝,里面仍穿著小龙女所缝、已经破烂的长袍,外袍长途跋涉,尘土满身,早已不新了。小龙女道:「这袍子是谁给你缝的?」
  杨过说了程英如何救他,如何给他缝了一件新袍子的经过,两人絮絮叨叨,竟把这龙潭虎穴,当成了古墓幽居。
  当二人同在古墓之时,杨过衣服破了,小龙女就这幺将他拉在身边,替他缝补,这些年来也不知有过多少次。此时二人于经历大难后重聚,恍如隔世,当真旁若无人,大厅上虽众目睽睽,两人就与在古墓中相依为命之时一般无异。
  杨过欢喜无限,热泪夺眶而出,哽咽道:「姑姑,适才我激得你呕了血,我……我真不好。」小龙女微微一笑,道:「那不关你事。你知道我早有这病根子。没见你多时,我天天想你,你功夫进步得好快。你刚才也呕了血,可没事吗?」杨过笑道:「那不打紧。 我肚子里的血多得很。」小龙女微笑道:「你就爱这幺胡说八道。」
  两人一问一答,说的话虽平淡无奇,但人人都听得出来,他二人相互间情深爱切,以往又有极深渊源。国师见二人和好,对己不利,一时也无法可想。谷主又惊又妒,呆在当地,不知如何是好,背上的麻痒却渐渐减轻了。
  杨过道:「这几天中我遇到了好几个有趣之人。姑姑,你倒猜猜我这把大剪刀是那里得来的?」小龙女道:「我也在奇怪啊,倒似是你早料到这里有个大胡子,定打了这剪刀来剪他胡子。唉,你真顽皮,人家的长胡子辛辛苦苦留了几十年,却给你一下子剪断了,不可惜幺?」说着抿嘴一笑,明眸流转,风致嫣然。
  谷主再也忍耐不住,伸手往杨过当胸抓来,喝道:「小杂种,你也未免太过目中无人。」
  杨过竟不招架,说道:「不用忙,等姑姑给我补好了衣衫,再跟你打。」
在一个地方开不开心,主要还是看和谁在一起

  杨过舒了一口长气,站直身子,但见东方一轮明月刚从山后升起。在闭塞黑暗的鳄潭与石窟中关了大半天,此时重得自由,胸怀间说不出的舒畅,心想:“我和姑姑同在古墓,却何以又丝毫不觉郁闷?可见境随心转,想出去而不得,心里才难过,要是本就不想出去,出去了反而不开心了。”

礼教大防这章,我没有做坏事,没害人

  杨过昂然道:「我没错!我没做坏事!我没害人!你便将我粉身碎骨,我也要娶姑姑为妻,终生不跟她分离!」
  这几句话说得斩钉截铁,铿然有声。
  厅上群雄听了,心中都是一凛,觉得他的话实在也有几分道理,若他师徒俩一句话也不说,在甚幺世外桃源,或穷乡荒岛之中结成夫妇,始终不为人知,确是与人无损。只要他们不吐露是师徒关系,这对郎才女貌的璧人结为夫妇,确然碍不了任何人的事,害不了谁。但这般公然无忌的胡作非为,却有乖世道人心,不但成为武林中败类,抑且成为俗世中的奸恶之徒。
杨过知道郭襄身份,回忆起当年小龙女抱着她,喃喃自语,其实虽然小龙女没有出现,但是后期通过杨过一直出现她的身影,,所以我并不赞同说龙女后面没存在感,客观讲杨过和郭襄一块的那几天几乎话题不离小龙女。。。。

  杨过微笑不答,又道:「你生在襄阳,因此单名一个『襄』字,是不是?」郭襄道:「你甚幺都知道了,却装着不识得我。我生来的第一天,你便抱过我了,是不是?」杨过悠然神往,不答她的问话,仰起头说道:「十六年前,九月廿四,在襄阳大战金轮国师,龙儿抱着那孩儿……」郭襄不懂他说些甚幺,隐隐听得树林中传来兵刃相交之声,有些焦急,生怕姊姊为史少捷所伤,说道:「大哥哥,我真的要走啦。」杨过喃喃的道:「九月廿四,九月廿四,真快,快十六年了。」忽然惊觉,道:「啊,你要走了……唔,到今年你生日,你要烧香祷祝,向上天求三个心愿。

杨过逐日,任你再厉害,怎么可能和时间斗

  眼见太阳缓缓落山,杨过的心也跟着太阳不断的向下低沉。黄昏时分,当太阳的一半为山头遮没时,他大叫一声,急奔上峰。身在高处,只见太阳的圆脸重又完整,心中略略一宽,只要太阳不落山,十二月初七这一日就算没过完。在一座山峰上凄望太阳落山,又气急败坏的奔上另一座更高山峰。
  可是虽于四周皆已黑沉沉之时,登上了最高山峰,淡淡的太阳最终还是落入地下。悄立山巅,四顾苍茫,但觉寒气侵体,暮色逼人而来,站了一个多时辰,竟一动也不动。再过多时,半轮月亮慢慢移到中天,不但这一天已经过去,连这一夜也快过去了。
  小龙女始终没来。

才36岁而已,就两鬓斑白了

  他犹如行尸走肉般踉跄下山,一日一夜不饮不食,但觉唇燥舌焦,走到小溪之旁,掬水而饮,一低头,猛见水中倒影,两鬓竟白了一片。他此时三十六岁,年方壮盛,不该头发便白,更因内功精纯,虽一生艰辛颠沛,但向来头上一根银丝也无,突见两鬓如霜,满脸尘土,几乎不识得自己面貌,伸手在额角发际拔下三根头发来,只见三根中倒有两根是白的。
  剎时之间,心中想起几句词来:「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这是苏东坡悼亡之词。杨过一生潜心武学,读书不多,数年前在江南一家小酒店壁上偶尔见到题着这首词,但觉情深意真,随口念了几遍,这时忆及,已不记得是谁所作,心想:「他是十年生死两茫茫,我和龙儿已相隔一十六年了。他尚有个孤坟,知道爱妻埋骨之所,而我却连妻子葬身何处也自不知。」接着又想到这词的下半阕,那是作者一晚梦到亡妻的情境:「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对无言,惟有泪千行!料想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岗。」
  不由得心中大恸:「而我,而我,三日三夜不能合眼,竟连梦也做不到一个!」
  猛地里一跃而起,奔到断肠崖前,瞪视小龙女所刻下的那几行字,大声叫道:「『十六年后,在此重会,夫妻情深,勿失信约!』小龙女啊小龙女!是你亲手刻下的字,怎幺你不守信约?」他一啸之威,震狮倒虎,这几句话发自肺腑,只震得山谷皆鸣,但听得群山响应,东南西北,四周山峰都传来:「怎幺你不守信约?怎幺你不守信约?不守信约……不守信约……」
  他自来便生性激烈,此时万念俱灰,心想:「龙儿既已在十六年前便即逝世,我多活这十六年实在无谓之至。」望着断肠崖前那个深谷,只见谷口烟雾缭绕,他每次来此,从没见到过云雾下的谷底,此时仍然如此。仰起头来,纵声长啸,只吹得断肠崖上数百朵憔悴了的龙女花飞舞乱转,轻轻说道:「当年你突然失踪,不知去向,我寻遍山前山后,找不到你,那时定是跃入了这万丈深谷之中,这十六年中,难道你不怕寂寞吗?」
  泪眼模糊,眼前似乎幻出了小龙女白衣飘飘的影子,又隐隐似乎听到小龙女在谷底叫道:「杨郎,杨郎,你别伤心,别伤心!」杨过双足一登,身子飞起,跃入了深谷之中。

一生一世

孙婆婆临终前要杨龙照顾对方一生一世。其实也只有夫妻才能一生一世一起。孙婆婆到死都在为杨龙考虑,就是为他们牵姻缘

  孙婆婆强运一口气,道:「我求你照料他一生一世,别让他吃旁人半点亏,你答不答允?」小龙女踌躇道:「照料他一生一世?」孙婆婆厉声道:「姑娘,老婆子倘若不死,也会照料你一生一世。你小时候吃饭洗澡、睡觉拉尿,难道……难道不是老婆子一手照料的幺?你……你……你报答过我甚幺?」小龙女上齿咬着下唇,说道:「好,我答允你就是。」孙婆婆的丑脸上现出一丝微笑,眼睛望着杨过,似有话说,一口气却接不上来。
  杨过知她心意,俯耳到她口边,低声道:「婆婆,你有话跟我说?」孙婆婆道:「你……你再低下头来。」杨过将腰弯得更低,把耳朵与她口唇碰在一起。孙婆婆低声道:「你龙姑姑无依无靠,你……你……也……照料她……一生一世……」说到这里,一口气再也提不上来,突然满口鲜血喷出,只溅得杨过半边脸上与胸口衣襟都是斑斑血点,就此闭目而死。杨过大叫:「婆婆,婆婆!」伤心难忍,伏在她身上号啕大哭。

16年之约

小龙女问杨过记得拜师情景吗,叫杨过一定要记得他自己说的话,是有深意的,这个时候已经想好16年之约了

小龙女道:「你还记得那日拜我为师的情景幺?」
杨过道:「怎不记得?」
小龙女道:「你发过誓,说这一生永远听我的话,不管我说甚么,你总是不会违拗。现下我做了你的媳妇,你说该当由我『出嫁从夫』呢,还是由你『不违师命』?」
杨过笑道:「你说甚么,我便做甚么,师命不敢违,妻命更加不敢违。」
小龙女道:「嗯,你可要记得才好。」
两人偎依着坐在草地之上,遥遥听见武三通高呼两人前去用膳,
杨过和小龙女相视一笑,均想:「何必为了一餐,舍却如此美景?

小龙女说的这段话让我很有感触。杨过对林朝英的画像落泪,龙女让杨过放下断龙石离开将生的希望给他,自己要遵守对师傅的承诺,独守古墓,杨过对着朗月繁星下定决心和小龙女同生共死

杨过奇道:「她是祖师婆婆,怎么这般年轻?」
小龙女道:「画像的时候年轻,后来就不年轻了。」
杨过心中琢磨着「画像的时候年轻,后来就不年轻了」这两句话,忽感一阵凄凉,怔怔的望着那幅画像,不禁要掉下泪来。
小龙女道:「可是我也回不进去啦。师父的话我永远不敢违抗。可不像你!」
说着瞪了他一眼。杨过胸口热血上涌,伸手挽住她手臂,道:「姑姑,我听你的话就是。」
小龙女克制心神,生怕激动,一句话也不敢多说,摔脱了他手,走进墓门,道:「你放石罢!」
说着背脊向外,只怕自己终于变卦,更不回头瞧他一眼。

杨过心意已决,深深吸了口气,胸臆间尽是花香与草木的清新之气,抬头上望,但见满天繁星,闪烁不已,暗道:「这是我最后一次瞧见天星了。」
奔到墓碑左侧,依着小龙女先前指点,运劲搬开巨石,果然下面有一块圆圆的石子,当下抓住圆石,用力一拉。
圆石离开原位后露出一孔,一股细沙迅速异常的从孔中向外流出,墓门上边两块巨石便慢慢落下。
这两块断龙石重逾万斤,当年王重阳构筑此墓之时,合数百人之力以巨索拉扯,方始安装完成,
此时将墓门堵死,李莫愁、小龙女、洪凌波三人武功再高,也决不能生出此墓了。
小龙女听到巨石下落之声,忍不住泪流满面,回过头来。
杨过待巨石落到离地约有二尺之时,突然一招「玉女投梭」,身子如箭一般从这二尺空隙中窜了进去。
小龙女一声惊叫,杨过已站直身子,笑道:「姑姑,你再也赶我不出去啦。我跟你死在一起!」

感悟新旧交替,短暂的生命中绽放最美的瞬间,无怨无悔。

  小龙女淡淡一笑:“这些雪花落下来,多么白,多么好看。过几天太阳出来,每一片雪花都变得无影无踪。到得明年冬天,又有许许多多雪花,只不过已不是今年这些雪花罢了。”
  又行出数里,天空飘飘扬扬的下起雪来。初时尚小,后来北风渐劲,雪也越下越大。
两人自不放在心上,在大风雪之下展开轻功疾行,另有一番兴味这时外边雪愈下愈大,屋内火光熊熊,和暖如春。
小龙女咬些熟獐肉,嚼得烂了,喂在郭襄口里。杨过将獐子在火上翻来翻去,笑吟吟的望着她二人。
松火轻爆,烤肉流香,荒山木屋之中,别有一番温馨天地。

郭襄和金轮的对话,一语成谶

法王笑道:“你既羡慕我的本领,只须拜我为师,我便将这一身功夫,倾囊传你。”
郭襄啐道:“呸!我学和尚的功夫有甚么用?我又不想做尼姑。”

杨过的瘦马:

一名莽汉坐在车上,嫌那马走得慢,不住手的挥鞭抽打。
杨过受人欺侮多了,见这瘦马如此苦楚,这一鞭鞭犹如打在自己身上一般,胸口一酸,泪水几乎欲夺目而出。
他撮唇作哨,黄马迈开长腿,飞驰而至。
杨过奋力将郭靖拥上马背,只感手足酸软,再也无力上马,只得伸手在马臀上轻轻一拍,叫道:「马儿,马儿,快快走罢!」
黄马甚有灵性,见主人无力上马,只仰头长嘶,不肯发足。
杨过见蒙古军又从四下里渐渐逼至,心想杆棒上毒砂虽然厉害,总有放尽之时,提起剑来要往马臀上一刺催其急走,
总是不忍,大叫:「马儿快走!」伸杆棒往马臀戳去。
杨过正自大喜,猛听得身后一声哀嘶,只见黄马肚腹中箭,跪倒在地,双眼望着主人,不尽恋恋之意。
杨过心中一酸,不禁掉下泪来。

以现在小龙女遭受的心灵伤害,能邀请老顽童去终南山,可见是真的把他当好朋友,小龙女并不是一些人说的那样难以亲近,相反接触久了会是个很好的朋友。

  小龙女微微一笑,将野蜂驱走,见金铃软索掉在一旁,顺手拾起,问道:「我要上终南山去,你去不去?」周伯通摇摇头,道:「我另有要紧事情要办,你一个人去罢!
很多人觉得小龙女不怕孤独,其实原著里她也是会害怕寂寞的

  小龙女忍不住噗哧一笑,从树后探身出来,叫道:「我来教你罢!」周伯通见把戏拆穿,贼赃给事主当场拿住,只羞得满脸通红,白须一挥,斗地窜出数丈,急奔下山,飞也似的逃走了。
  小龙女忍不住好笑,心想这怪老头儿当真有趣得紧。她笑了数声,空山隐隐,传来几响回声,蓦地里只觉寂寞凄凉,难以自遣,忍不住流下两行清泪。这一晚和金轮国师斗智斗力,有老顽童陪着胡闹,倒也热闹了半天,此刻敌人走了,朋友也走了,情郎却去娶别的姑娘,全世界便似孤另另的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杨柳依依往昔不矣

杨过道:「那倒不是。」心下琢磨:「姑姑干嘛要改姓柳?」
心念一动:「啊,为的是我姓杨。」
念头这幺一转,手指上又剧痛起来。
小龙女嫣然一笑,道:「我说姓柳是骗你的,我姓龙。为的是他姓杨,我便说姓柳。」

杨过望着大海思念小龙女

过了一年多,有人跟我说,海边有一位断了臂的相公,带了一头大怪鸟,呆呆的望着海潮,一连数天都是如此。
我连忙赶去,果然见到他老人家,这才能向他磕头道谢呢。」
神雕侠说道:『我的结发妻子在大海彼岸,日夜记挂,不能相见。』

黯然销魂掌这十几招名字,大家都懂

杨过坐在大树下的一块石上,说道:「周大哥你请听了,那黯然销魂掌余下的一十三招是:
徘徊空谷,
力不从心,
行尸走肉,
倒行逆施……」

说到这里,郭襄已笑弯了腰,周伯通却一本正经的喃喃记诵,只听杨过续道:
「魂牵梦萦,
废寝忘食,
孤形只影,
饮恨吞声,
六神不安,
穷途末路,
面无人色,
想入非非,
呆若木鸡。」

郭襄心下凄恻,再也 笑不出来了。

洞房花烛这章,对生命的渴望,小龙女想要热烈的活下去,约定去岭南

  杨过怔怔的望着她脸,心中思潮起伏,过了一会,一枝蜡烛爆了一点火花,点到尽头,竟自熄了。他忽然想起在桃花岛小斋中见到的一副对联:「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那是两句唐诗,黄药师思念亡妻,写了挂在她平时刺绣读书之处。杨过当时看了漫不在意,此刻身历是境,见余下那枝蜡烛垂下一条条烛泪,细细咀嚼此中情味,当真心为之碎。突然眼前一黑,那枝蜡烛也自熄灭,心想:「这两枝蜡烛便象是我和龙儿,一枝点到了尽头,另一枝跟着也就灭了。」
  他出了一会神,听得小龙女幽幽叹了一口长气,道:「我不要死,过儿……我不要死,咱两个要活很多很多年。」杨过道:「是啊,你不会死的,将养一些时候,便会好了。你现下胸口觉得怎样?」小龙女不答,她适才这几句话乃梦中呓语。
  杨过伸手在她额头一摸,但觉热得烫手。他又忧急,又伤心,心道:「李莫愁作恶多端,这时好好的活着。龙儿一生从未害过人,却何以要命不久长?老天啊老天,你难道真的不生眼睛幺?」
  他一生天不怕地不怕的独来独往,我行我素,这时面临绝境,仿徨无计,轻轻将小龙女的身子往旁稍挪,跪倒在地,暗暗祷祝:「只要老天爷慈悲,保佑龙儿身子痊可,我宁愿……我宁愿……」为了延小龙女一命,他又有甚幺事不愿做呢?
  他正虔诚祷祝,小龙女忽然说道:「是欧阳锋,孙婆婆说定是欧阳锋!……过儿,过儿,你到那里去了?」突然惊呼,坐起身来。杨过急忙坐回床沿,握住她手,说道:「我在这儿。」小龙女睡梦间蓦地里觉得身上少了依靠,立即惊醒,发现杨过原来便在身旁,并未离去,大是喜慰。
  杨过道:「你放心,这一辈子我是永远不离开你的啦。将来就算要出古墓,我也是寸步不离的守在你身边。」小龙女说道:「外边的世界,果然比这阴沉沉的所在好得多,只不过到了外边,我便害怕。」杨过道:「现今咱们甚幺也不用怕啦。过得几个月,等你身子大好了,咱俩一齐到南方去。听说岭南终年温暖如春,花开不谢,长年叶绿,咱们再也别抡剑使拳啦,种一块田,养些小鸡小鸭,在南方晒一辈子太阳,生一大群儿子女儿,你说好不好呢?」小龙女悠然神往,轻轻的道:「永远不再抡剑使拳,那可有多好!没有人来打咱俩,咱俩也不用去打别人,种一块田,养些小鸡小鸭……唉,倘使我可以不死……」
  忽然之间,两颗心远远飞到了南方的春风阳光之中,似乎闻到了浓郁的花香,听到了小鸡小鸭叽叽喳喳的叫声……小龙女伸手握住他左掌,微笑道:「那位郭姑娘还不算太坏,没斩断你两条手臂。」两人经历了适才的生死关头,于断臂之事已视同等闲,小龙女竟拿此事说笑。杨过也笑道:「要是我双臂齐断,还有两只脚呢。只是用脚底板助你行功,臭哄哄的未免不雅。」小龙女嗤的一笑。
小龙女受伤:

  小龙女微微一笑,道:「我这伤是全真道人打的,全真教的祖师爷造了墓室、备了寒玉床,供我安安静静的休息,回复安康,他们的功罪也足以相抵了。」杨过道:「那金轮国师呢?咱们可饶他不得。」小龙女叹道:「只要我能活着,你还有甚幺不满足的幺?」杨过握住了她手,柔声道:「你说得是。这次你伤好了,咱们永远不再跟人动手。老天爷待咱们这幺好!唉。」小龙女低低的道:「咱们到南方去,种几亩田,养些小鸡小鸭…
杨过脱口而出的"我有救了"

  杨过一把抓住小龙女的右臂,叫道:「你有救了!你有救了!我有救了!我有救了!」大叫几声,不禁喜极而泣,再也说不下去。小龙女见他这般兴奋,也染到了他的喜悦之情,坐起身来。
感动于武三通的父爱,其实杨过又想到自己父亲了。为两脓包吸毒,六日也是时间呀,如果没吸毒就不会虚弱了,郭芙怎能趁人之危砍了一臂呢

  杨过见了他的神色,心中不禁一酸:「我爹爹倘若尚在人世,亦必如此爱我。」低声道:「你千万不可给他们发觉,否则我的计策不灵。」杨过心念一动:「再过六日,我身上的情花剧毒便发,在这世上多活六日,少活六日,没太大分别。武氏兄弟人品平平,但这位武老伯却是至性至情之人,和我心意相合,他一生不幸,罢罢罢,我舍却六日之命,让他父子团圆,以慰他老怀便了。」伸嘴到武修文腿上给他吸出毒质,吐出几口毒水之后,又给武敦儒吮吸。
  武三通在旁瞧着,想起妻子为自己吮吸毒质,救了自己性命,她却中毒身亡,此时杨过所做的,便是旧事重演,心中感激之极,苦于给点中穴道,没法与他一齐吮吸毒液。杨过在二武伤口上轮流吸了一阵,只觉苦味渐转咸味,头脑却越来越晕眩,知自己中毒已深,再用力吸了几口,吐出毒汁,眼前一黑,登时晕倒在地。

小龙女在谷底造的茅屋和古墓里的布置一模一样,杨龙重逢时,小龙女抚摸他头发的感觉,和16年前一模一样,好像是说他们从来没分开过一样

  最后走到离茅屋丈许之地,侧耳倾听,四下里静悄悄地,绝无人声鸟语,惟闻玉蜂的嗡嗡微响。
  待了一会,终于鼓起勇气,颤声道:「杨某冒昧拜谒,请予赐……赐见。」屋中无人回答。
  轻轻一推板门,那门呀的一声开了。举步入内,一瞥眼间,不由得全身一震,只见屋中陈设简陋,但洁净异常,堂上只一桌一几,此外更无别物,桌几放置的方位他却熟悉之极,竟与古墓石室中的桌椅一模一样。他不加思量,自然而然的向右侧转去,果然是间小室,过了小室,是间较大的房间。房中床榻桌椅,全与古墓中杨过的卧室相同,不过古墓中用具大都石制,此处的却以粗木搭成。
  但见室右有榻,是他幼时练功的寒玉床;室中凌空拉着一条长绳,是他师父小龙女睡卧所用;窗前小小一几,是他读数写字之处。室左立着一个粗糙木橱,拉开橱门,见橱中放着几件树皮结成的儿童衣衫,正是从前在古墓时小龙女为自己所缝制的模样。他自进室中,抚摸床几,早已泪珠盈眶,这时再也忍耐不住,眼泪扑簌簌的滚下衣衫。
  忽觉得一只柔软的手轻轻抚着他头发,柔声问道:「过儿,甚幺事不痛快了?」这声调语气,抚摸他头发的模样,便和从前小龙女安慰他一般。杨过霍地回身,只见身前盈盈站着一个褐衫女子,雪肤依然,花貌如昨,正是十六年来他日思夜想、魂牵梦萦的小龙女。
  两人呆立半晌,「啊」的一声轻呼,搂抱在一起。燕燕轻盈,莺莺娇软,是耶非耶?是真是幻?
16年后重逢,杨龙的举动像回到了古墓时候

  小龙女十六年没说话,这时说起话来,竟口齿不灵。两人索性便不说话,只相对微笑。
  杨过到后来热血如沸,拉着小龙女的手,奔到屋外,说道:「龙儿,我好快活。」猛地跃起,跳到一棵大树之上,连翻了七八个斤斗。
  这一下喜极忘形的连翻斤斗,乃杨过幼时在终南山和小龙女共居时的顽童作为,十多年来他对此事从来没想起过,那料到今日人近中年,突然又来这幺露了一手。此时他轻功精湛,身子在半空中娇夭腾挪,使出小龙女当年所教的「夭娇碧空势」。小龙女纵声大笑,甚幺「少语、少笑、少喜、少乐」的禁条「」全都拋到九霄云外去了。
  本来在终南山之时,杨过翻罢觔斗,笑嘻嘻的走到她身旁,小龙女总是拿手帕给他抹去额上的汗水。这时见他走近,小龙女从身边取出手帕,但杨过脸不红,气不喘,那里有甚么汗水?但她还是拿手帕替他在额头抹了几下。

Date: 2022-06-08 Wed 16:49

Author: yangk

Created: 2023-01-27 Fri 00:05

hello-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