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自由是享受被奴役

Table of Contents

只有成为某种东西的奴隶,才能免于成为其他东西的奴隶。

被宠物束缚、奴役的时候,我们是自由、幸福的;
被孩子束缚、奴役的时候,我们是自由、幸福的;
被爱情束缚、奴役的时候,我们是自由、幸福的。
很多人没有幸福感,是因为没有找到心甘情愿被束缚、被奴役的事物。

因为沉浸,所以幸福;因为被奴役,所以自由。同样,不断推着石头上山的西西弗斯、追日的夸父、填海的精卫,他们表面上日复一日服苦役,在他们心底里却是自由而幸福的。

日常生活中,没有任何人是自由的,我们都是有所求、有所待、有所靠的人。从生到死,或多或少被父母、被老师、被伴侣、被同事、被领导、被孩子、被房子车子等等奴役、束缚。

我们就像生产线上的螺丝钉,不停应对生命中的“螺丝刀”“锤子”的敲打和折磨。管中窥豹、刻舟求剑、郑人买履,正是我们生活的写照:被局部的工作而束缚手脚、眼界、视线,我们叫苦不迭,所以我们高喊诗和远方。

那普通人和阿特拉斯有何区别?这就是打工仔和企业家之间的区别。

普通人的被奴役是被动的、是疲于奔命的;
企业家的被奴役是主动的、激情满满的;
普通人面对奴役和束缚,慨叹自己的异化;
企业家面对奴役和束缚,高呼“自律即自由”。

所以,我们经常听那些企业家鼓吹“使命、愿景、价值观”,听起来确实像极了心灵鸡汤,但对他们来说很管用。

同样是被奴役,普通人苦不堪言,认为自己是垫脚石、是工具、是奴隶;而阿特拉斯们则不管环境如何变化,只管内心的终极呼唤,他们认为自己是自由的、幸福的。

在阿特拉斯们看来,同样是被奴役,一定要拒绝纷繁复杂的价值观的奴役,同时要归附到一种终极价值的奴役之下,才能应对诸多环境变量,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事业。

《肖申克的救赎》里面的男主,银行家安迪正是阿特拉斯一般的人物。我不管环境如何恶劣,在外面我是银行家,在监狱里我也是银行家,我不会选择被监狱所奴役,但我选择被银行家这份工作、使命而奴役。

从银行家这个更高层次的奴役和束缚角度而言,监狱也就不再可怕,安迪的内心是自由的,最终,他完成了救赎。

所以,只有成为某种更高层次东西的奴隶,才能免于成为其他东西的奴隶。

很多时候我们执迷不悟,却在偶然的情况下豁然开朗、醍醐灌顶,并不是智力飞升,而只是选择了成为更高层次事物的奴隶,开始享受这种奴役。

“不知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等等,正因为我们找到了终极价值、终极自由,也是终极的奴役和束缚。

所以,我们很佩服屈原、岳飞、文天祥、林则徐等人物,他们为之而奋斗的理想奴役和束缚着他们,但没有人敢说他们是不自由的、不幸福的。相反,那些无所事事、游手好闲之辈,看似闲云野鹤,实则冢中枯骨、行尸走肉而已。

庄子说:“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独与天地精神往来的庄子就没有任何事物奴役他么?有,那就是“道”。被伟大的使命所奴役,那就是终极的自由。

生而为人,最高目的就是存在本身,而存在即选择,选择即痛苦。自由和被奴役就像硬币的两面,如果说被奴役以获取终极自由是必须的,那是选择将灵魂出卖给魔鬼撒旦还是心中的上帝?

至于什么才是“伟大的使命”,什么才是内心“终极的自由”,这个定义权就在每个人心中了。

判断一个人是否达到终极的自由,那就看他是否激情满满,是否为某件事情(合乎法律和道义)而疯狂执着。学习某项技能而废寝忘食,追求心仪的女生而奋不顾身,探求科学真相而孜孜不倦,献身信念而视死如归,等等,这样的人一定是自由而幸福的。

有追求都是好的,哪怕是低级趣味。然而不知从何时起,“佛系”“三和青年”“打工人”“躺平”等词已经悄然流行开来。面对巨大的社会竞争压力和贫富差距,大家似乎已经丧失了上进的信心。那些心灵鸡汤,比如“明天的你会感谢今天拼命的自己”,已经再也起不了作用。丧文化席卷而来。大家已经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别再忽悠我了,也别洗脑了,肉都是你们吃,汤我都喝不了。我们觉得再怎么折腾也无法改变命运。于是,“欲叹则气短,欲骂则恶声有限,欲哭则为其近于妇人,于是破涕为笑”。

不争,争不过。不抢,抢不赢。不怒,没啥用。陷入一种极端孤独的状态。越来越多人选择了独处,因为懒得伪装,懒得舔狗,懒得发朋友圈。

极端孤独会导致两个结果。

一是觉悟,成为先知,譬如庄子、释迦摩尼、琐罗亚斯德、苏格拉底等。

一是精神崩溃,譬如抑郁症。

大部分人只能倾向于后者。“没意思”“无聊”“打发时间”成为了口头禅。一切的意义都破碎后,便患上了“获得性意义丧失综合症”。即,后天习得的、看所有人和事都觉得无意义的一种症状。这种症状破坏性有余而建设性不足,看问题很深刻,却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如果不能重新找到意义,那只能走向毁灭。

那些自杀的人,即是“获得性意义丧失综合症”的终极形态。从这个角度来说,有追求总是好的,哪怕是低级趣味。至少还有一条老命在。

所以,有时候我很羡慕那些通宵打游戏的人,那些天天泡酒吧找妹子的人,甚至那些有不良嗜好、低级趣味的人。在主流价值观看来,这些都是负能量,都是不务正业。而从意义本身出发,他们都是找到某种归属感的人。

看透了是智慧,看透了却毅然决然是勇气。存在本身就是意义。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它。

资源

Date: 2022-09-14 Wed 11:29

Author: yangk

Created: 2023-01-04 Wed 11:25

hello-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