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欺少年穷

Table of Contents

作者:苗Miau

原来所有的偶像包袱,都只是自己在给自己加戏,成长是一个跳进社会给我们设定好角色的过程,心甘情愿成为NPC,穿上工作服,就是构成社会前进滚轮的一环,而不再是自己。

我一点也不喜欢化妆,化妆就意味着要工作,开始在异性面前互有性别,叔叔辈的人不再是长辈,而是男性,男人们的眼睛像鼻涕一样,甩过来,黏着。

世间三件事无法掩盖,咳嗽、爱和贫穷,我不幸是最末一种。

账单是成年人的成绩单,油腻是成年人的保护色,自己只属于自己的短暂时刻是课间休息。

人们高高举起手机,代替眼睛汲取这片刻的仪式感,以便日后在难捱的日子里打开手机,从这里汲取稀薄的抽离感。

在北京的第三个年头,常常能感受到孤独的形状。饿着肚子回学校:第一件事:开灯,第二件事:放歌,光和声音都是好东西,它们永远可以一下子灌满房间。 有时一个人出了地铁慢慢走,感受此起彼伏的噪音、挤在一起的高楼、呼啸而过的豪车、大蜜们宽到飞出天际的双眼皮、赤裸裸的欲望布满城市上空。整个城市的节奏快而有力。可杵在川流不息的人流里,有时一点也不想往前走。 反正走再远,也回不去家。

我们和年长的父辈渐行渐远,迷茫又着急,终其一生,挂在雾霾里。

伟大的城市吸引有抱负的人。硅谷著名的创业教父、Y Combinator的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写过《Cities and Ambition(市井雄心)》,文中说:如果你壮志在胸,就得反复试验找到去哪里生活。 于是我们离开故土,去往远方。却发现厌恶故土只是因为待得太久,羡慕远方只是因为从未到达。

之前听过一个故事:说是有天加班完一起吃便餐,业界前辈加了实习生的微信。实习生看着前辈朋友圈那些滑动的大牛的名字很惶恐:“我感觉我把你朋友圈的身价都拉低了。” 前辈回过头,意味深长:“莫欺少年穷。”

资源

Date: 2022-06-08 Wed 16:43

Author: yangk

Created: 2023-01-04 Wed 11:25

hello-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