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鱼传

作者:迟暮

  菜鱼,河南省新乡市原阳县原武镇南关村二委六组,自然人。其性狡,屡害人,但无不良记录。菜鱼生于极左极右思潮强烈碰撞、国家走向不甚明朗的20世纪90年代末期,同时受80集体主义和90自我觉醒两种意识形态的影响,性格阴晴不定,忽悲忽喜。

少时体瘦多疾,自从在幼儿园时期完成了江湖地位定位校准流程以后,就一直避免正面与人冲突,转为事后想办法陷彼于不利之地。

如此5年之后,菜鱼的斗争经验已经相当丰富,技巧与演技碾压同龄男童,甚至可以与同龄女童分庭抗礼。然而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5年之后,要命青春期不可抗拒地来了。

在过往的峥嵘岁月中,菜鱼深深地明白一个道理,一个人,只要有需求,就有弱点。有弱点,就能被别人利用。

最近南关村希望小学突然转学来了一个叫做小美的小姑娘,后来菜鱼才在大人嘴里听说,小美的父亲是当地有名的红顶大贾,在当时所有人的眼里,小美干净、漂亮得是那么的不像话。90年代初的小村庄里,班里的孩子大多穿着从哥、姐手里接过来的旧衣裤,爱美的成年女孩也只会在针线上动些手脚,让该收紧的地方收紧,使自己的曲线更加突出,别说只是10多岁的孩子。相对于女孩们对小美的一致的排挤态度,菜鱼的雄性基因在关键时刻起了作用。这一次,菜鱼没有站在女孩一边,他的心扉向小美张开了怀抱。小美对他而言,是电视里的孔雀,是米罗的维纳斯,是红土坷垃外面的大千世界。

越是神秘,越是触不可及,越是对菜鱼有着强大而致命的吸引力。从那时起,小美成了菜鱼青春启蒙时期的一个强烈符号,至今仍在左右菜鱼的审美——或寻求相似,或寻求相反。

时至今日,菜鱼只对两种女孩感兴趣,一种是他仍旧触不可及的,另一种是他唾手可得的。前者是他的盛宴,是大餐,后者则是日常的灌饼,或是烩面。即便是在没有受到外界思潮聚变过多冲击的二委六组里,穷小子的情感萌芽也绝不可能成长得像皮克斯或者迪士尼描绘的那般容易。可怜的12岁的菜鱼,亲眼看见二委五组跑运输的王麻子的二儿子,在早春清新的阳光里,给小美披上了他流里流气的外衣。

从那天起,菜鱼首先是外在变得更加沉默寡言,而内在转而迷恋地位和财富,其次是,他从此爱上了抢别人的女朋友——似乎是抢了别人的女朋友,可以弥补于当年只能被别人抢女友的自己。。。

Date: 2020-10-12 Mon 17:01

Author: yangk

Created: 2023-01-04 Wed 15:14

hello-world